楊柳岸網絡文學>>散文>> 夏天的頭一場雨

夏天的頭一場雨

作者:張生國發表于:2020-05-07 18:58:55  短篇寫景散文關注度:楊柳岸網絡文學為您統計中..

這是立夏后的頭一場雨,從晚間夜幕合攏的時候,它就星星點點的,連起碼的地皮都沒有擦濕抹透。那水泥路的干爽與與黃皮膚的土地,逛街的人,悠閑地踩到上面,意圖乘著眼下的涼快,再多走幾步、再多散散憋悶的心情,了卻中午局促在室內狹小的空間,熬煎的那般燥熱、那般犯愁。誰知白銀的夏日,一立夏,就來的這樣快這樣急呢,一下子忽像到了炎炎的七月流火。它午上的日頭火辣辣的紅,紫外線的烈光,都讓人不敢路途上久呆久行,坐公交車或者“打的”,要么駕著自家的私車,紛紛地趕回家急急躲避起來,免得毛細孔的汗水,奔涌傾泄,遭遇到脫水或中暑,挫傷自己的生命力。那時的溫度大略三十度左右,人們喘氣與呼吸極具費力,整個身子無論男女像擠進蒸房里一樣,從頭到腳,溪流般潺潺流動汗液,毛巾拭、扇兒搖,都起不了消緩的作用。最后一狠心,就得熬就得等,急盼來一縷縷清風、一束束清雨,驅散縈繞身懷的熱浪,讓它們見鬼去吧,這糟糕的天氣。

終于熬到了頭。一到下午的后晌,天色像變了個臉色,由輕淡的幾團白云、純藍的底色、熾熱的光線,漸漸地轉化為南邊墨色的云壓了過來,它們越聚越多、越湊越厚,將棉團樣稀稀的云朵,張口一一吞噬了。那藍色的天底邊,已演變為灰蒙蒙的,像是很不愿意來到白銀的天空,拉著個臉挾帶著幽怨,大概,都是云的緣故,不想互相吞并、自相殘殺。只見柳樹梢兒開始搖擺了,蔫卷的花朵,微風撫摸下已啟動興致,舒展開葉瓣,吐露出燦爛的笑容。女人們開始急急地下樓出門了,在露天空曠的地域,那裙子的棱角,忽而由風吹皺,互而由風旋起,下半身在風的襲掠中,已遮罩的所剩無幾;可她們愿意這樣,畢竟受風的騷擾,而不是邪心男人的騷擾。她們的頭發,讓風辟的一絲一縷的,一會兒飄到后腦勺甩成了弧線,一會兒向前籠住了頭臉,很彎曲嫵媚的樣子。每邁動一步,那凹凸分明的線條,分外的惹眼矚目。大概女人們都喜歡清風,尤其炎熱過后的清風,摩挲著她們的臉面身材,通體透晾,一種愜意和愉悅,由內心散發到體態,這是另一種美的洋溢、美的享受。于是,我懂得夏天里女性穿單裙的真意啦,她們是想融入這特殊的節氣懷中,想吻合大自然的嬌美呢。這男人們就不同了,只顧埋頭看電視抽煙揩汗,天氣的熱度一減,小風兒吹來,雨云漂浮到來,一多半曉不得相隨了女人,溜出門去體味體味風雨來臨前的一片幽靜、一片綠色、一片涼爽。他們不懂得群山含黛、清風徐來、水波蕩漾、柳岸花明、荷塘月色的意境真諦。他們的心,要比女人粗燥些、粗淺些。那有女人們那般細膩、那般柔情、那般多愁善感呢。

已近深夜一點了,我絲毫沒有睡意。手機上別人發過來的視頻,見到相距三百公里之外的地方,馬路上洶涌的洪流,已淹過人們的膝蓋,車像在水中飄。那密雨,像抽絲一樣黏落到地面,翻起兵乓一樣的巨型水泡。路面被沖毀,橋梁被沖毀,車和其他物件,堵卡在那兒,人站到高處,正“望洋興嘆”、不住地吶喊叫屈。地面低洼的店鋪,水像蟒蛇一樣滋溜滋溜竄進,已高過了成人的腰身,滿屋子漂浮輕便商品。而此刻,白銀的雨,地皮盡管濕漉漉的,但還是慢慢悠悠、“不溫不火”的,恰似一架牛車一樣,主人再著急、鞭子猛抽向牛的屁股,那也無濟于事,它鐵定的慢性情,任憑百般招數,仍是晃晃悠悠的踱著步,那有馬蹄兒蹦噠的急驟呢。所以,在迷茫的路燈低下,夜跑的車輛,連輪胎也翻不出個水花兒來。夜歸的人,沒有一個是撐傘回家的。樓前屋后的滴水,聽不進稀里嘩啦的聲響。這雨,多么的遲疑迂腐、心思恍惚、觀望徘徊,它滴上幾點,就消停片刻,再落上幾滴,又失去性情。根本沒把我們這塊天地,擱心上揣懷里,只顧及遠方的一片天地啦。它痛痛快快、酣暢淋漓,把自己的一腔情愫,完全奉獻給自己情有所鐘的角域。真是的,太不公平了,厚此薄彼。不再想它了,夜深了,還是睡吧。

今兒一大早,慵懶的起床,抬頭朝窗外望去,雨仍像拄拐棍的老人,一顛一顛的蹣跚著,不急不緩,根本不在意這滿地的莊稼,正干旱愁著叫雨呢。希望能痛快點、淋漓點、茂密點,別再像廟宇面前叨告祈雨一般,神仙扭扭捏捏的,始終不回個“下”與“不下”的準信兒。我猶豫了,這樣的雨勢,到底撐傘出門,還是閑呆在家里。心中沒了定見?斓桨它c鐘,門忽地咣當一聲,自個跑出了樓口。當頭顱往天底下一伸,點點雨滴,灑落發梢,才猛覺得傘落到家里啦。這時,天空繼續烏蒙蒙的,地皮已泛起水色。雨點兒跌落地面,已見不到當初干燥時的小圓圈兒啦,它匯聚到淺淺的水色,已不能自拔,連一點兒泡沫、聲響都沒有?梢娪甑奈⑷跖c渺小,它是默默無聞的。此刻,大地水淋淋的皮膚,更感悟不出它如何著陸的痕跡。我止住了腳步,思忖是上樓取傘呢,還是宅在家里呢?心思盤旋了一會兒,就折身返回了家。脫鞋在陽臺上溜達了一圈,便點了根香煙,推開了窗戶,讓煙霧飄渺到外邊的水色霧色中。一霎間,我瞧見煙霧的神情,留戀依依,一幅可憐勁兒?此巴庖徊饺仡^的樣子,我就有點不舍。它便走便回頭吱聲說:“一會兒雨就大了,甭出門;人上了幾歲,最怕風吹雨淋”。我似乎讀懂了它的意蘊,嘩啦一下脫掉了出門的整裝,換上了家中的便裝,決定就一整天呆在家里,不再跟雨碰頭見面啦。

現在已近傍晚六點,上午的雨稠,而下午的雨稀。但畢竟從昨晚至今晚,它始終斷斷續續,總是沒有消停過。就在此刻,它仍有著地的跡象,天空依然霧色茫茫,估計圓月是高懸不到天空啦。我就繼續窩家里回味回味綿綿的細雨吧。

本文標簽:

審核:陳士彬精華:陳士彬
關于短篇寫景散文《夏天的頭一場雨》的編輯點評:

暫無編輯點評


您也許感興趣的
該周最熱散文
散文新作速遞
會員評論

暫無會員評論。

楊柳岸網絡文學網站提供各類網絡文學作品、原創文學在線閱讀。楊柳岸網絡文學版權所有,未經本站或作者許可不得轉載。
本站由http://www.gggooo.com提供技術支持。 楊柳岸網絡文學竭誠為廣大文學愛好者、網絡寫手提供優質的原創文學創作平臺! Copyright©2008-2013 http://www.918908.live All Rights Reserved
捕鱼达人4官方 做股票配资工作怎么样 内蒙古11选五走势图牛2019 舟山体彩飞鱼开奖号 基金配资业务 湖北十一选五一定牛 排列7开奖结果 广东11选5玩法介绍 山西11选5前三图 浙江12直组任 天津11选5号码定位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