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柳岸網絡文學>>散文>> 家事.佛事.老房事

家事.佛事.老房事

作者:澀味發表于:2019-11-20 15:44:51  短篇敘事散文關注度:楊柳岸網絡文學為您統計中..

小雨不停,放縱了懷舊的心情。伯父也同我一樣,打電話來詢問老房子的事,我說漏雨了,院子里長滿了荒草,梧桐樹和香椿樹倒是長得挺旺的,伯父長長地嘆了口氣,再三叮囑一定要好好的修修。

在我的記憶里,老家是熱鬧、好玩的。一條南北方向的土路大街貫穿了整個村子,大街的中心有兩棵老粗老粗的本地槐(國槐),樹的具體年齡已無從考究,如俺這村的歷史差不多,據說是在唐朝時期栽下的。樹下的“門市部”不堪破舊,每晚總有一幫老叟磕著大煙斗閑情敘事、吹拉彈唱。老槐樹往北有個不是很大的大汪(水塘),老槐樹與大汪之間便是我的老家了,在夏日的夜晚,聽老人講故事、與一群孩子藏貓(捉迷藏)是我永遠揮之不去的記憶。

記憶中,奶奶打著燈籠,在院子里焚香的身影時常在我心頭縈繞。一個清秀的、瘦瘦的裹腳老太太,顯得那么柔弱。在老家院子的夜晚,時常靜悄悄的,天地桌子上三注清香繚繞,與靜默的聲聲禱告呼應,從堂門口到豬圈上,奶奶一步一聲祈福,一步一聲祝愿,一直焚燒到大門口……逢年過節,從初一到十五,她總是不停的燒香禱告。

爺爺的大煙斗總是愛不釋手,咳嗽聲常欲振落老屋里的灰塵,每逢堂屋里燭光閃閃,如雷的咳嗽聲也小了,剩下的便是奶奶清婉的唱偈聲。八仙桌上琳瑯滿目,“會飛的雞”,“擺尾的魚”,青果鮮蔬活靈活現的。“這個豆粒圓上圓,放在鍋里煎一煎,包的包,兩頭彎,雙手捧著敬老天,敬得老天心歡喜,一年四季報平安,彌陀佛。”“這棵松樹高又高,南枝遮到落伽山,北枝遮到北冥海,扎根扎到……”桌子上的每一道菜,乃至每雙筷子、椅子都是一首偈子,非常的好聽,當時我想讓奶奶教我幾首,她倒說男孩子家不尊莊,這個唱著玩是不行的。

除了聽奶奶唱偈子,我最盼望的是吃“仙人剩”了。每次祭奠完畢,奶奶都呼著我的小名說:“快過來,吃仙人剩了!吃了仙人剩不長病。”,于是,那些沾上了香火灰的蘋果、柿子、糖果等祭品便讓我和弟弟大飽了一頓口福。

那時候夜對我來說是迷人的,又是恐怖的。每當唱頌聲停止了,燭光忽然熄滅,卻怎么也不敢閉上眼睛,一閉上眼準能看到一個赤著腳的死孩子,在天井里,那張猙獰的面孔朝著窗戶里的我竊喜,我禁不住大喊一聲:“奶奶”,奶奶便急忙走過來為我點起了蠟燭,于是,我又在奶奶輕拍的慰撫聲里慢慢睡去。但夢里的情景更是可怕,什么樣的惡鬼都有,想掙扎也掙扎不得……這大概是因為聽的鬼故事多了吧。至今有個故事還記得清楚,說是有家子一個小孩餓死了,那時候死個孩子只不過象富人家死條狗,是算不了什么的,小孩被扔進了舍林子(相當于荒郊野外的太平間)完事。可過了沒幾天,那家里每晚都有小孩子的哭聲,有時候在院子的一角,有時候在堂屋門口,有時又跑到鍋屋(廚房)里,弄得鍋蓋亂響,打著燈籠起來照照就不見了,于是感到非常奇怪的主人在門口撒了一層草木灰,第二天起來一看,草木灰上留下了許多小腳印……每每聽完了這些鬼故事,夜晚就再也不敢出門了。

在奶奶一聲聲虔誠的禱告聲中長大,當我再也不畏懼什么嚴寒風霜,無畏的、凝重的心情便再次使我挺直了脊梁,昂首在狂風和細雨里……

奶奶說她昨晚見到父親了,可怎么叫他都不答應,叫他的小名,說給他好東西吃,還有,父親愛抽煙,說給他煙卷抽,還是不答應,后來,奶奶說她感到非常的恐怖……望著奶奶的滿頭銀發,她依然是那樣的清秀,始終是充滿著慈祥的微笑,想想當年奶奶看護我睡覺的情形——她完全老了。

你看奶奶見到我是多么高興啊,端出豬肉說要給我包餃子吃。于是,她搟皮,我包陷,不知是皮子搟得不圓呢,還是我的手拙,餃子形沒有一點,倒有點象一只只的小兔子,引得我和奶奶都笑了。餃子下出來了,奶奶不忘了端到花堂上供養一下,一聲聲喊著父親的小名:“華仔啊,快來吃喜飽子了。”

院子里一陣微風吹過,更顯了奶奶那弱瀛瀛的身軀,她說:“只要你們這些小孩好,你父親我不想了……”

小雨不停,不堪回首的往事悠悠。如今奶奶再也不用擔心父親的安慰了!為父親而掛念一生的她,終于一個人默默地走了,唯獨那座孤獨的老房子,仍舊在雨中喃喃訴說著那些個溫馨的往事。

本文標簽:

審核:流浪者
關于短篇敘事散文《家事.佛事.老房事》的編輯點評:

暫無編輯點評


您也許感興趣的
該周最熱散文
散文新作速遞
會員評論

暫無會員評論。

楊柳岸網絡文學網站提供各類網絡文學作品、原創文學在線閱讀。楊柳岸網絡文學版權所有,未經本站或作者許可不得轉載。
本站由http://www.gggooo.com提供技術支持。 楊柳岸網絡文學竭誠為廣大文學愛好者、網絡寫手提供優質的原創文學創作平臺! Copyright©2008-2013 http://www.918908.live All Rights Reserved
捕鱼达人4官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