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柳岸網絡文學>>散文>> 十年蹤跡十年心

十年蹤跡十年心

作者:王晶發表于:2019-11-10 09:22:14  短篇抒情散文關注度:楊柳岸網絡文學為您統計中..

倘若沒有相遇,十年前你在哪里,十年后你又在何處?

浮生若夢,若茶,若酒,剪影十年,當時只道是尋常。

——題記。

有人告訴我秋水無痕,秋云無心,躲在季節的深處,靜默無言,在若有若無的日子里,與秋葉共清歡。

碧云天,秋意濃,在花落之前,我仿佛瞥見掙扎的影子,那是眷戀,或是不舍。一念起,一念滅,是情太深,還是習慣。曾幾何時,我們以為花落成泥是悲哀,是燃盡癡情的種子,甘愿卑微到塵埃里,殊不知,那只是一種習慣,僅此而已。芳華落盡,終抵不過似水年華,唯獨貪戀這秋,空守這份蕭索,一個人的地久天長,半盞茶的浮世清歡。

是不是所有的時光都追憶成過去,是不是所有的流年都封印在昨天,是不是我們再也回不去了。

我知道,我們都不再是當初的模樣,故事的結局早已改寫,燈火闌珊處,是我不忍心觸碰的昨天,那日子成了我夢里回不去的原鄉。若即若離的浮現不過是舊夢縈繞,寂寞梧桐院里,飄零的不過是須臾的昨日。我早該認識到昨天已經成為過去,縱然沿路的花香凝結成挽留,路的盡頭,不過是一抹哀傷。我,不愿承認,無論輾轉多少歲月,像是一只被束縛的夜鶯,在寂寥的深夜舔舐著自己的傷口,卻忘記了學會放下。曾經多少個不經意的一瞬,不想日后卻化作惆悵,氤氳在荒蕪的時間里。秋月白,就把舊日葬在疏淡清冷的月色下,我告訴自己,這必須是最后一季,所有的情愫埋葬在這個秋天,且共從容。

我想遇見一個明凈如秋水長天一般的你,陪我走上一程,看一場花事了。

我就是我,不一樣的煙火,靜坐一隅,看花開花落,云起云滅。那橋,那水,那光陰,聽說那里美得令人心動。在我的生命里,曾經有那些人說要帶我去同一個地方,他們的輕描淡寫成為了這場路途最荒誕的情節,做不到,我寧愿你不要說。什么時候起,我喜歡了流浪這個詞,那不是悲楚,不是凄涼,是一個人最純粹、最自由的奔走,你可以不要問我從哪里來,你可以不要問我去向何方。

刪繁就簡,離群索居,一個人把日子過到無人問津。

這世間,有多少人可以清醒自持,有多少人可以遺世獨立,又有多少人可以安簡清寧地將日子過到無人問津。一剪秋心,人淡如菊,塵世的喧囂與浮華,過往的云煙與流光,這瑣事大抵是可以躲避的吧,再也不要像從前那樣自擾。拾一段菩提般的光陰,在一盞茶的寧靜中,品名、聽曲、看書。偷得半日慵懶時光,擺弄面前的茶具,撣去一身的灰塵,安住當下。

這些年,我一直活在過去,是悼念似水年華,還是自己不肯放過自己。我又何必再為逝去的日子傷神,安住當下,是對自己最好的回應。

守著一池素色蓮花,不肯離去,殘留的枯萎是疲倦的眷戀,它,終究不屬于這個季節。一花一塵埃,既定的結局是回不去的昨天,可是除了昨天,還有明天不是嗎?擦肩而過的是過客,流年錯過的是陌路,一樁樁往事不過指間剎那,安住當下,且是對自己最好的回應。

不經意間,我已經老去。褪去青澀,看著照片中的自己,十年,整整十年的光陰,那,還是我嗎?

歲月風蝕的痕跡,在最深的紅塵里,我是渺小微茫的存在,湮沒在歲月的長河里。那一刻,我詫異,鏡中的我竟添上幾分歲月的痕跡,我不得不承認十年寒燈,江湖夜雨。朱顏改,人不再。那一年,梔子花開,青澀年華,純真的年代里書寫無邪與爛漫。照片中靜靜躺著的女子,我只想淡淡地說一句:“好久不見。”真的是好久好久,久到我已經忘記了自己最初的模樣。

浮生若夢,若茶,若酒。一簾紫夢,一盞清茶,一杯紅酒。

我很竊喜自己將這三者放在一起,似乎它們勾勒了素白時光,韻染了流年。一夢十年,夢里夢外,再回首時,我心微涼,這些年的漂泊,被時光追趕,卻找不到自己的歸宿。這十年間,有些人走著走著,散了。遇見,擦肩,遇見,錯過,遇見,相識……夢醒時分,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這些年,喝過不少的茶,或者那只能稱之為兌了茶葉的白開水。一盞茶的柔情,只為清心。書桌上的那套紫砂茶具一直舍不得用,紫陌紅塵里,我只是靜靜地守候,待那個溫暖的你來到我的城,在一盞茶的光陰里,我們慢慢聊。那日看到一本書中寫道:紅酒是上帝的眼淚。不多飲,一杯就夠,像淚一樣流淌,書寫世事滄桑。十年,蘊育的醇香與醉人,你不懂我,我不怪你。

一年一剎一浮生,十年蹤跡十年心。

當時只道是尋常。人總是在失去的時候才想要去珍惜,就像黃卷青燈,篤定地不惹塵埃,卻落下疲憊的燭淚。十年風雨,十年心事,當我回首時,記憶的碎片像殘花一樣在風中搖曳,我知道,那只是記憶。我知道,該畫上句號。十年,我喜歡這兩個字,只因為是喜歡。當我提筆寫這個時候時,那些人,那些事,恍如一夢,就這么寂寥地成為了十年,是的,它們都不該打擾下一個十年,彼時的我,又會是怎樣?十年蹤跡十年心,祭奠過去,寫給自己,安住當下。

有時候會感慨,一兩年太淺,五年太短,二十年又太長,因為時光見證人的一切卻又不等人消磨著人的一切,即使等得到卻已心上生苔,眼中生怯,十年,十年剛剛好,足夠用來懷念,卻也不會太浪費,如果來得及,你我還可以趕得上在華發未生,心血未凋,眼淚未干之前重逢。

十年蹤跡十年心  喜歡納蘭詞,最初源于“人生若只如初見,何處秋風悲畫扇”一句,多么動聽而又驚心動魄,多么美麗而又恰如其分,讓我對納蘭的著作有一種深深的崇拜感,沿著大街小巷搜索他的原著《納蘭詞》,可始終不得結果。

終于在一個清冷的午后,在讀書消得潑茶香的黃昏里,我手捧一卷納蘭詞,細細的咀嚼,那憂愁的傷感在唇齒間慢慢搖曳,讓我思緒萬千,心中如涌起萬頃波濤,一點點將我淹沒。就是這么一句動人又感人的“背燈和月就花陰,已經十年蹤跡十年心”。

往事如風,和著納蘭詞的節拍,將生平落雪的悲苦盡數散開來,如同蝴蝶的翅膀掠過干涸的心田,激起心中那滄海桑田的遺憾。那是這么一篇《虞美人》凄惶與感慨。

虞美人

銀床淅瀝青梧老,屧粉秋蛩掃。采香行處蹙連錢,拾得翠翹何恨不能言。

回廊一寸相思地,落月成孤倚。背燈和月就花陰,已是十年蹤跡十年心。

讀這首詞,會讓人很自然的想到那首曾經風靡一時的歌《十年》,這首高中時聽到的讓我心中涌起無限滄桑感的亦迅的歌,曾經一度是K歌時的必唱,那時的我與他,還沒有重逢。在閑暇的時候,立在回廊花陰下,心里總涌起那么一份牽掛的惆悵,卻不知是為誰。

讀此,仿佛看見一個傷心的男人逗留在荒蕪的秋草蔓延的庭院里,想起曾經的夏夜,那蟋蟀聲聲中的嬉戲與她身上藕荷色的薄綃散發的陣陣香氣以及那漫天飛舞的流螢。而如今,一切物是人非身邊又添新人,手中緊握拾得的翠翹卻不能表達相思,是何等的悲哀。

想起寫下“十年生死兩茫茫,不思量,自難忘”的蘇軾,也只有一夢里相見,相顧無言,唯有淚千行的感慨,與其何等的相似,但是,他身邊還有朝云相伴,于是明白那句歌詞“才明白我的眼淚,不是為你而流,也為別人而流”。蘇子“十年生死兩茫茫”將凄惶擴大到無盡,而容若“十年蹤跡十年心”卻將凄惶蔓延到無邊。但容若比蘇子更投入,他生性沒有蘇子灑脫,因而在戀情的周折,襟懷的難開的矛盾中抑郁一生。

這讓我想起了自己的愛情,十年前的相遇,如今的重逢,在無數的磕磕碰碰中終于被一根紅線牽系。有時候會感慨,一兩年太淺,五年太短,二十年又太長,因為時光見證人的一切卻又不等人消磨著人的一切,即使等得到卻已心上生苔,眼中生怯,十年,十年剛剛好,足夠用來懷念,卻也不會太浪費,如果來得及,你我還可以趕得上在華發未生,心血未凋,眼淚未干之前重逢。那我就不必寫一些堆砌辭藻、玩弄技巧的悼亡詞,不用等到青絲變白頭、眼淚成灰,卻還不見你的歸來。

還好,還好,你我相逢,不是在黑夜的海上,所以不用把彼此交會時的光芒忘掉;你我重逢,也不是在斷腸處短松崗,所以不用生死相隔只能夢里相見。十年了,我雖說相見不如懷念,雖說時時避著你的尋找,雖說你也有過曾經的“紅袖添香夜讀書”,我也有過把酒當歌的“春閨夢里人”,但是,冥冥中依然被緣分連在了一起,君未娶,我未嫁,一次偶遇便換來河邊的重逢,如今的牽手,是何其的幸運。至少是熬過了這漫長的十年的等待與煎熬,我們走過這一路風雪來,再回首,便是無盡的滄桑與釋懷。我愛,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離。

審核:bigyao精華:bigyao
關于短篇抒情散文《十年蹤跡十年心》的編輯點評:

暫無編輯點評


您也許感興趣的
該周最熱散文
散文新作速遞
會員評論

暫無會員評論。

楊柳岸網絡文學網站提供各類網絡文學作品、原創文學在線閱讀。楊柳岸網絡文學版權所有,未經本站或作者許可不得轉載。
本站由http://www.gggooo.com提供技術支持。 楊柳岸網絡文學竭誠為廣大文學愛好者、網絡寫手提供優質的原創文學創作平臺! Copyright©2008-2013 http://www.918908.live All Rights Reserved
捕鱼达人4官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