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柳岸網絡文學>>雜文>> 詩歌莫忘故事性——詩文寫作隨筆“盜天火”之三

詩歌莫忘故事性——詩文寫作隨筆“盜天火”之三

作者:遼寧王忠新發表于:2019-10-29 09:00:39  短篇漫話雜文關注度:楊柳岸網絡文學為您統計中..

結合近日筆者發表的詩歌《一句帶淚的祝愿:永遠不要想起我》,談談詩歌的故事性。

一是負載故事是古代詩歌優良傳統。詩歌要有故事性,這是中國古代詩歌一大優良傳統。或者說,中國古代有關人文的詩歌,不是詩歌負載了一個故事,就是作者負載了一個傳說。無論《孔雀東南飛》、《木蘭詩》、《三吏三別》等,概莫如此,特別是長詩如史,更是在傳唱一個時代。所以,好詩歌當要能負載故事,能傳承信息,能記錄歷史,甚至能強烈地干預生活、干預歷史,照亮前路!

而現代詩歌的邊緣化,往往就在于缺乏對負載故事性的關注和有負載故事性的能力,為此,現代詩歌的蒼白、輕浮、狹隘、淺薄,就成了一個通病,現代詩歌就成了無可奈何花落去。

二是動人的故事負載動人的詩歌。故事與詩歌,這里有創作的第一性和第二性的關系,第一性在于動人的故事才負載動人的詩歌,第二性是動人的詩歌傳唱了動人的故事。也就是人民需要藝術,而藝術更需要人民。

故事具有“口耳相接”的傳遞性,詩歌借助這種詩歌故事的“口耳相接”,則能傳唱的更遠。所以,詩歌的主流發展不能太抽象,太抽象的語言,往往就失去了詩歌的形象性,而且,晦澀拗口讓人很不好理解,也很不好記憶,更不好交流。

好的詩歌應該有具體所指,讓讀者有具體的把握,能感悟出具體的故事,這詩歌就容易走進讀者的心里。就如舞蹈跳的優美,只讓人賞心悅目,并不能打動人心,舞蹈跳出了故事,舞蹈就跳進人心,才讓人印象深刻。

本篇詩歌的故事性,從面對一個姑娘絕決的要追求更廣的藍天,到自己如何舍不得分離的感情掙扎,到怎么進行理智的權衡,又到對她發出帶淚的祝愿,再到為什么要這樣祝愿,結尾之片言只語,則是故事的總結。

三是能廣為傳唱的故事要有格調。格調指詩歌的格律聲調,亦泛指作品的藝術風格和藝術品位,格調有高低、明暗、雅俗之分。失戀,這是無數人要直面的事情,可怎么對待失戀,這故事也有格調高低之分。往往這格調的區分界限,就在一個人的褲腰。凡熱衷寫褲襠里沖動的故事,基本格調不高,凡寫頭腦思考的故事,往往能點燃人們的思考。

通常大多寫失戀的詩,往往都離不開一個怨字,怨天怨地的讓讀者跟著怨恨。可俗話說得好:寧可胖的精致,也別瘦的雷同。本篇詩歌最值得一講的就是格調不俗,作者將牙印咬在自己身上,只是衷心祝愿,沒有怨恨對方,這就與同類描寫失戀的詩歌,在格調上有了明顯不同。這就能讓一些有相同經歷的讀者看后,或許心里還能有些許釋然。

格調決定故事的受眾,決定故事的傳唱,決定作品的存世價值和流傳時長。

四是故事的真情在詩歌能流淌出真意。詩歌,最重一個情字。詩歌也講理,但講究情理。詩歌負載故事,實際也負載是情感流淌的故事。越是從心底流淌而出,越是流淌的自然;越是從心靈飄逸散發,越是散發的襲遠無痕,詩歌負載的故事越有真情,才越有真性。詩歌有了真心、真意、真情,才能真的動人。

本篇詩歌就是筆者從心底發出的鳴叫,也是自己對待失戀一種真誠的態度。當年創作的這首詩,正是用流淌出的真情,才不知感動了多少,曾經經歷過這樣刻骨銘心戀情的女人。有一個女孩子曾向我索要這首詩,第二天給我來電話說:我媽看完這首詩,就哭了。我不禁輕輕長嘆,想要感動的,無動于衷;沒想去感動的,卻已淚濕花容。

所以,能共鳴的,必有共同的命運!淺薄的,無法理解深刻;深刻的,也很難走進淺薄。或許,這就是故事的受眾性,所以,這首詩歌應該屬于談過戀愛的,或曾經經歷過失戀的女人們。

本文標簽:

審核:bigyao精華:bigyao一家之辭:bigyao
關于短篇漫話雜文《詩歌莫忘故事性——詩文寫作隨筆“盜天火”之三》的編輯點評:

暫無編輯點評


您也許感興趣的
該周最熱雜文
雜文新作速遞
會員評論

暫無會員評論。

楊柳岸網絡文學網站提供各類網絡文學作品、原創文學在線閱讀。楊柳岸網絡文學版權所有,未經本站或作者許可不得轉載。
本站由http://www.gggooo.com提供技術支持。 楊柳岸網絡文學竭誠為廣大文學愛好者、網絡寫手提供優質的原創文學創作平臺! Copyright©2008-2013 http://www.918908.live All Rights Reserved
捕鱼达人4官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