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柳岸網絡文學>>雜文>> 如果我來指揮夷陵之戰

如果我來指揮夷陵之戰

作者:司馬蘇魯發表于:2019-10-11 00:03:43  短篇隨感雜文關注度:楊柳岸網絡文學為您統計中..

筆者近日突發奇想,如果我是劉備,我該如何在夷陵之戰過程中取得勝機?

我認為,劉備取勝的唯一機會在于著重于政治層面的施壓,而非軍事層面的步步緊逼,只有劉備自己能先穩住,保持著一種足夠對孫權形成壓力造成緊張但又不過早地直接下場展開既不必要也不明智的內耗的一種軟存在狀態,最終形成如湘水劃界前劉備所面臨的前有孫權隔江對峙之急,后有曹操圖謀巴蜀之危的形勢比人強使得他不得不低頭妥協迅速從荊州抽身的局面,以其人之道還治其身才是上策。

然后在講劉備可以采取的可行的對策之前,我先給大家展開講一下當時能夠深刻影響三方決策上的一些信息迷霧。

有些人認為孫權圖取荊州之后以為劉備不會報復,以此來批評孫權取荊州的短視和愚蠢。然而事實是:

陸遜別取宜都,獲秭歸、枝江、夷道,還屯夷陵,守峽口以備蜀。——《吳主傳》

權以遜為右護軍、鎮西將軍,進封婁侯。——《陸遜傳》

吳將陸議、李異、劉阿等屯巫、秭歸;將軍吳班、馮習自巫攻破異等,軍次秭歸——《先主傳》

在荊州圍剿關羽的時候孫權就委任陸遜駐守夷陵防備蜀軍來犯了,荊州平定之后,陸遜仍留守夷陵,被孫權拜為鎮西將軍。再根據《先主傳》的描述,可知劉備伐吳初期的軍事情報是獲悉了陸遜在夷陵的存在的,李異、劉阿等應該都是陸遜麾下的部將,但根據前期蜀軍攻占巫和秭歸的戰績來看,蜀軍在攻拔兩縣的過程中并未直接與陸遜交戰,也可證陸遜兩年來始終屯駐于峽口之處(夷陵正處三峽峽口),一開始的任務是防備蜀中方向的援軍援救關羽,荊州被成功奪取之后的后續任務應該就是作為呂蒙之后堪當方面重任的將領防備蜀軍的報復行動。

夷陵之戰的最終結果我們都知道劉備慘敗,隨后兩月曹丕也來趕場,開啟三路伐吳,而陸遜作為當時荊州名義上的最高統帥在三路伐吳的過程中并未直接參戰和到第一線指揮吳軍反擊,而是依舊屯駐于夷陵防備劉備的趁火打劫,其中可見孫權仍對劉備懷有戒心,對于劉備是否還有趁火打劫的能力是捉摸不清的。

吳錄曰:劉備聞魏軍大出,書與遜云:“賊今已在江陵,吾將復東,將軍謂其能然不?”遜答曰:“但恐軍新破,創痍未復,始求通親,且當自補,未暇窮兵耳。若不惟算,欲復以傾覆之馀,遠送以來者,無所逃命。”

先主不聽,遂東征,留云督江州。先主失利於秭歸,云進兵至永安,吳軍已退。——《云別傳》

朗兄子寵,先主時為牙門將。秭歸之敗,寵營特完。建興元年封都亭侯,后為中部督,典宿衛兵。諸葛亮當北行,表與后主曰:“將軍向寵,性行淑均,曉暢軍事,試用於昔日,先帝稱之曰能,是以眾論舉寵為督。愚以為營中之事,悉以咨之,必能使行陳和睦,優劣得所也。”——《向寵傳》

芝見亮曰:“今主上幼弱,初在位,宜遣大使重申吳好。”亮答之曰:“吾思之久矣,未得其人耳,今日始得之。”芝問其人為誰?亮曰:“即使君也。”乃遣芝脩好於權。權果狐疑,不時見芝,芝乃自表請見權曰:“臣今來亦欲為吳,非但為蜀也。”權乃見之,語芝曰:“孤誠愿與蜀和親,然恐蜀主幼弱,國小勢偪,為魏所乘,不自保全,以此猶豫耳。”芝對曰:“吳、蜀二國四州之地,大王命世之英,諸葛亮亦一時之杰也。蜀有重險之固,吳有三江之阻,合此二長,共為唇齒,進可并兼天下,退可鼎足而立,此理之自然也。大王今若委質於魏,魏必上望大王之入朝,下求太子之內侍,若不從命,則奉辭伐叛,蜀必順流見可而進,如此,江南之地非復大王之有也。”權默然良久曰:“君言是也。”——《鄧芝傳》

正如《吳錄》中所言,劉備曾想過趁著曹丕三路伐吳的當口再開伐吳一雪前恥,并致信陸遜放狠話想要嚇唬這個年輕人,陸遜則以自己親眼所見的蜀軍敗亡的慘狀回敬劉備,勸導劉備回頭是岸,不要再想著以“傾覆之余”前來送死,畢竟你再來送人頭的話,我不收似乎也對不起你的深情厚誼。當然我們最終知道劉備自知自己已經無力再趁人之危搞事情了,于是嘴炮也只能到此為止。由此來看劉備的五萬精銳部隊如果能保存到曹丕先開伐吳之際再做要挾,孫權如當初湘水劃界前的劉備那樣暫時先認下明虧退還三郡集中兵力抗擊曹丕應是最圓滿的劇本。

而以吳軍視角來看,無疑對于劉備剩余多少實力還是心有疑慮的,這一點從江陵保衛戰持續半年孫權都仍舊沒有調動陸遜親臨前線指揮挫敗魏軍也可窺測一二。畢竟吳軍追擊到永安后全琮攻打永安確實不力,陸遜也沒有久做停留,在得知魏軍大動的情報之后果斷撤軍,最后也算從容應對了魏軍的大舉進攻。夷陵之戰蜀軍死傷慘重,吳志中的“僅以身免”應該還是有所夸張,但形容蜀軍精銳十不存一,元氣大傷應不為過,隨軍的張南、馮習等軍中骨干將領皆陣亡于此役,但也有吳班、陳式、向寵等將領逃出生天,推斷應該是同劉備一起敗退到了白帝城。根據《云別傳》也可獲知,趙云在戰前被安排在江州帶預備隊,當趙云接到劉備在秭歸大敗的情報的時候迅速進兵到永安接應劉備,趙云到達永安之時,吳軍已然退去。而再據《向寵傳》記載,夷陵覆敗之時,只有向寵的軍營保存了完整的建制,而據諸葛亮《出師表》關于向寵的稱贊內容來推測,所謂的“試用於昔日,先帝稱之曰能”“行陳和睦,優劣得所”有可能正是吳軍圍攻永安過程中向寵以其尚屬完整的殘軍據城而守有過成功防御吳軍的表現。這也合理解釋了為什么劉備和諸葛亮對其能力頗為贊賞和認同以及趙云的援軍趕到之前劉備退到白帝城有驚無險的原因了。

因此,蜀軍當時的情況東吳并不是完全清楚,雖然劉備夷陵慘敗,但是劉備之后還能否拿出力量,能夠拿得出多少力量再來攪這個渾水,東吳心里還是沒底,因而只能選擇讓陸遜繼續留守夷陵,絕不輕易調遣這個最為克制蜀軍的大殺器震懾蜀軍。

而劉備死后,劉禪新君繼位,鄧芝肩負兩國和好的重任出使東吳,孫權起初對鄧芝此行的用意有所懷疑,不愿意接見鄧芝,也不排除可能是受到的前面所提到的信息迷霧的影響,孫權也乘此機會試圖試探鄧芝:寡人也想同蜀國修好啊,怕就怕蜀主幼弱,國勢衰微,要是(此時)被曹魏乘機攻取,連自保的能力的都沒有,我跟你還有什么修好的必要呢?鄧芝從孫權的字里行間里聽出了孫權對于蜀漢現狀的試探和猶疑,立刻想出了對策,先闡述孫權和諸葛亮的杰出才能,再結合兩國地理形勢來給孫權打強心劑,完美的回避了蜀漢對曹魏如何自保的問題,緊接著鄧芝劍走偏鋒開始主動出擊,在前面“非但為蜀,亦欲為吳”的鋪墊下有意無意的分析時勢,“以勢逼人”地對闡明了現在的你沒有選擇的理由:你現在的選擇只有在蜀和魏之間選一個較為可信的國家作為能夠和平相處的對象,但我估計你跟曹魏是不可能和平相處的,你要愣是熱臉貼人冷屁股,曹魏一定會要么要求你入朝為質把你當做楚懷王控制起來,或者要求你派太子入魏作為質子表達臣服的誠意,我覺得你是不會接受這些條件的,但你要是不接受,他們就還會再度討伐你,而我們因為被你殘忍拒絕了,覺得有利可圖的話,也可能會順流而下見可而進,到那時的情形肯定是大王您不想看到的。孫權聽罷鄧芝所意識到并借題發揮的基于他眼前的“信息迷霧”的話術后,終于承認了鄧芝所言非虛,答應與蜀國修好。

而結合我以前分析過的東吳奪取荊州之前或許在荊州內部早已展開滲透的猜想,我們可以明顯得知,東吳能夠成功奪取荊州是有其必然性的,荊州內部的情報和信息為東吳盡皆探知,因而東吳此次行動出奇的順利,甚至于能夠兵不血刃地無損拿下荊州,實質上東吳能取得這樣的戰果其實是由長年累月的情報積累所決定的。(石亭之戰同理)而后續雖然陸遜通過出色的指揮擊敗劉備,但在夷陵之后由于對益州內部的信息獲取有限,不足以支持東吳上下做出最為科學合理的決策,因而孫權對蜀漢的實力判斷更多時候是存在著疑慮的。

而事實上,夷陵之戰的過程中,劉備也無法超越“信息迷霧”的局限,同樣有被戰爭迷霧所干擾到的地方。

及稱尊號,將東伐吳,權諫曰:“吳人悍戰,又水軍順流,進易退難,臣請為先驅以嘗寇,陛下宜為后鎮。”先主不從,以權為鎮北將軍,督江北軍以防魏師;先主自在江南。及吳將軍陸議乘流斷圍,南軍敗績,先主引退。——《黃權傳》

黃武元年,劉備舉兵攻宜都,然督五千人與陸遜并力拒備。然別攻破備前鋒,斷其后道,備遂破走。——《朱然傳》

根據《黃權傳》里黃權提給劉備的建議我們可以得知,蜀軍對于眼前對陣的吳軍的內部情況也是捉摸不透的,黃權認為吳軍戰斗力強悍,而且水軍順流而下,順流而下進攻容易但逆流想要撤退卻很難,為了穩妥起見黃權請求讓他先帶一部分軍隊順流而下刺探吳軍的情況,而劉備最好坐鎮秭歸從容調度。由此可知以黃權的視角來看,黃權是能夠清醒的認識到此戰最大的難題是一旦軍隊全部運送下去基本就陷入只許勝不許敗的境地了,而蜀軍在這片地形下對抗吳軍并沒有十拿九穩的把握,黃權暫時也猜不到吳軍會如何應對順流而下攻勢迅猛的蜀軍,但蜀軍最終一定會囿于逆流不利于退兵的境地久則生變,因而給出了他認為的最為保險的意見。劉備沒有聽取黃權的建議,并分給黃權萬人令其駐守在江北一邊與陸遜對峙,一邊監視并防備著魏軍的動向,這也說明在劉備的視角里,雖然如一些人判斷的那樣劉備確實可能有寄希望于曹丕伐吳助其打開局面進而要挾東吳吐出荊州的想法,但同時劉備對于正在隔岸觀火的曹丕究竟會選擇對誰下手并沒有確切的把握,因而出于防備魏軍可能突然進攻自己的考慮,將防備魏軍進攻的任務交給黃權。

而夷陵之戰的走向也正如黃權所擔憂的那樣,劉備被陸遜抓住戰機利用火攻和前后夾擊的戰術全面反攻,一方面劉備的營壘布置久無變化肯定是沒有想到這一點會被陸遜注意到,劉備也沒想到陸遜在真正開始全面反攻前的試探性攻擊正是對陸遜前面所觀察到的蜀軍軍事布置的檢驗和試探。而在真正的反攻的時候,劉備原本或許是想拖到秋七月氣候轉涼之后在一鼓作氣突破夷道強迫陸遜退卻讓出峽谷地帶使得自己能夠安全經過,卻沒想到陸遜選擇的時機偏偏就是閏六月山林最易著火的時節以火攻破除了自己此前根據有利地形苦心布置的營盤。除此之外,我們前面還提到黃權所說的水軍順流,進易退難,那么陸遜利用三峽地帶的這種條件迫使劉備不得不放棄水陸并進的有利態勢成功讓劉備進入峽谷地帶,同樣的,按理說吳軍也一定會受限于這種地形,東吳水軍想要逆流而上攻打蜀軍勢必也是極為不利的,但朱然究竟是怎么做到逆流而上斷蜀軍后路,閃過蜀軍的視野成功乘流斷圍的,史書不可考,蜀軍對此也是輸的不明不白的,唯一的合理猜測就是,陸遜在三峽附近發現了可供戰船通行能夠使東吳水軍繞到蜀軍背后的不為蜀軍所知的秘密水道,但在荊州經營十年的劉備對此一無所知,黃權雖有這種擔憂和顧慮,但也無法確定吳軍會怎樣做到這一點。于是在夷陵之戰的過程中,吳軍勝在知己知彼,蜀軍則敗于士氣下降、主帥的決策失誤等可能為戰爭迷霧所困擾的客觀原因。

魏國視角的“信息迷霧”,略……(不想碼了,詳情可見鄙人文章《夷陵之戰細節考》)

由此來看,劉備本來意圖“狐假虎威”借曹魏之勢威逼東吳低頭的戰略構想是沒問題的,但是具體實施上來說,首先應該聽從黃權的意見,劉備自己作為主帥坐鎮秭歸,由黃權帶一部分軍隊下去刺探敵情,即便黃權為陸遜所敗,也能保證自己不至于全軍覆沒,仍有相當可觀的力量靜待時機,劉備自己完全不應該作為首先同吳軍互相消耗的一方,事實上東吳能扛過曹劉交伐,正是利用了曹劉兩方決策中的失誤點成功利用時間差逐個擊破的,在夷陵大勝蜀國之前孫權始終放低姿態力圖最大限度的延緩曹丕的出兵,而夷陵戰果出來之后孫權立刻就“誠心不款”,從容部署兵力等待魏軍的大舉南下,最終成功退敵。而根據當時情況的反向操作,我們可以斷定的一點是,無論是劉備還是孫權,都難以應付被兩個國家同時大力針對的場景,而一旦遇到這種情況都會采取壁虎斷尾、棄車保帥的策略解決最有希望解決的次要矛盾,以便能夠集中精力去應對主要矛盾,湘水劃界前的劉備對此就深有體會。那么按理說劉備自然也可以哪里跌倒哪里爬起來,復制昔日場景,在與吳軍保持著隔著三峽的強勢存在的軍力卻并不急于進攻的同時,靜觀其變,等待北方曹丕因質子問題質疑孫權稱臣的誠意主動對孫權發難,若孫權見勢不妙同意吐出荊州換取劉備的援助或是中立,劉備大可以見好就收坐視孫權與曹丕之間的苦戰,左右逢源,保持著極大的操作余地;若孫權不識好歹堅持對荊州不放手,也大可以隔岸觀火先令曹丕和孫權死斗(孫劉之間尚有些許媾和、妥協的余地,但孫曹之間一旦有機會吞并對方幾乎是不會選擇媾和方案的),無論孫權能否扛得住曹丕的三路進攻,孫權慘勝,則見可而進以籌劃多時的精銳蜀軍決戰孫權剛剛經過大戰的殘軍和疲軍,對荊州以力取之;孫權如果有失敗被滅的苗頭,則如劉曄所言與曹魏爭割吳地,同時也重點打擊大戰之后的魏軍盡力將其逼出吳國領土,以便自己可以最大程度上占有和控制吳國的土地。至于此時的劉備對孫權的處置究竟是令其當蜀漢的狗作為附庸對曹魏起到部分牽制作用,還是誅殺泄憤為關羽報仇,此處就不深入探討了。

審核:bigyao精華:bigyao一家之辭:bigyao
關于短篇隨感雜文《如果我來指揮夷陵之戰》的編輯點評:

暫無編輯點評


您也許感興趣的
該周最熱雜文
雜文新作速遞
會員評論

暫無會員評論。

楊柳岸網絡文學網站提供各類網絡文學作品、原創文學在線閱讀。楊柳岸網絡文學版權所有,未經本站或作者許可不得轉載。
本站由http://www.gggooo.com提供技術支持。 楊柳岸網絡文學竭誠為廣大文學愛好者、網絡寫手提供優質的原創文學創作平臺! Copyright©2008-2013 http://www.918908.live All Rights Reserved
捕鱼达人4官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