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伊所得

作者:百亦殘月發表于:2019-08-19 13:48:38  短篇言情小說關注度:楊柳岸網絡文學為您統計中..

伊嬌大概也沒想到,這個自幼與她一起長大的竹馬居然會如此優秀,如果尚未考進安修的學校,還能欺瞞自己一陣,可這剛開學門口的宣傳欄上那碩大的照片真的是打破幻想啊。怎么辦,竹馬如此優秀,定會遭人覬覦,得想想辦法——

幾天后。

“阿嬌?你怎么在這?”安修一開門就看到了一幅不太美好的畫面,他的青梅伊嬌正披頭散發的蹲在他家門前,饒是這孩子眼力勁兒再足,也認了好大一會才認出來。

“安修,我被騙了!”伊嬌抬起頭,兩眼淚汪汪的,“被誰騙了?騙錢還是騙感情啊!”“騙錢,我僅有的五百塊錢被人騙走了,那是我的生活費啊!”聽完這哭兮兮的訴苦,安修居然覺得毫不意外,這是伊嬌第幾次被騙了?

“你先進來吧!在外面蹲著,被人看到還以為我怎么地你了!”聽到這話,伊嬌瞬間彈起來抱住安修:“安修,你真是太好了,我愛死你了,以后我就住在你這了,我得工作掙錢,把我被騙的錢掙回來,不然我就沒有生活費了,所以這個月,安修我就在你家吃飯了!”安修差點被這下手不知輕重的小丫頭勒死,“你松開我,不然不讓你住!”艱難的幾個字從牙縫擠出來的瞬間,伊嬌就松開爪子,大搖大擺的進了單身獨居人士的小屋!安修嘴角有點抽抽,這個女人!

“安修,你的家,嘖嘖,真是一點也不溫馨,趕明兒我給你家添點小東西!”伊嬌邊打量著安修的家,一邊向冰箱走去,不拿自己當個外人。 “伊嬌,你知道自己是女孩子嗎?進一個男生的屋還不謹慎點,你就仗著我媽寵你吧!”安修關了電視,拿了一把椅子坐在伊嬌對面,“把你被騙的過程給我講一下。”

“哎呀,你不要這么嚴肅嗎,待會兒我說了,你別笑我!”聽此,安修一挑眉,自己都覺得荒唐那該是有多荒唐!

“你說你想去刷單,結果有一個單子,用自己的錢付了,但是卻沒有回來本金和收益!”“嗯!”“你……”安修深吸了一口氣,“你腦子是沒有溝的嗎?這你都能信?“那我不也是想賺點零花錢嗎,誰知道人心險惡,以后我再也不信別人了,好了,你別生氣,反正錢是要不回來了,你別氣傷了自己……”……這是我生氣的問題嗎?安修按了按心口“……你準備找什么工作?”“額……我想想,你看在學校周圍的奶茶店工作怎么樣?離得近,工作也不是多重,畢竟我還在上學,時間不是很方便。”見安修也沒有反對,伊嬌趁熱打鐵:“奶茶店的活本來就是給學生干的,我正好可以去鍛煉一下!”安修思慮了一會,感覺像是可行,看著安修猶豫的神情,伊嬌知道這事有希望,有希望就好,有希望她能把它變成現實,正打算歡呼時,安修來一句輕飄飄的話讓她偃旗息鼓!“我跟你一起去!”……伊嬌舉起的雙手弱弱的放下,有些掙扎:“不要了吧,你要是去的話,那奶茶店的門檻豈不是保不住了!”

“門檻保不保得住我不知道,但是如果要讓別人知道你住在我家,你一定是保不住了!所以你想保不住哪個?”這兩個艱難的選項,伊嬌思考了一秒果斷決定拋棄那個奶茶店的安危,要是真讓別人知道了自己這茬子事……伊嬌想到那個場面,渾身一哆嗦,當機立斷“保自己。”得到滿意的答案,安修點點頭,嘴角上揚,俊朗的容顏有點閃到伊嬌的眼,萬惡的花癡本質,看了多少年還是那么帥,還是會被閃到眼,妖孽!

學校瘋了,奶茶店瘋了,女生瘋了,奶茶店是喜憂參半,喜的是最近生意刷刷的上去了,憂的是她們的目的不是店里的奶茶,而是……店里的一名新來的兼職人員!

“哎,安修,你真的知道你有多大的影響力嗎,你的照片現在還在學校光榮榜上掛著呢,多少女生對你芳心暗許,你來這里,簡直就是羊入虎口啊,要不你回去得了!”安修漫不經心的瞥了一眼伊嬌,伊嬌非常識相的閉嘴了,威壓才是壓住伊嬌的最有效方法!下班回家路上,伊嬌安修手里各端著一杯奶茶,姑且算是……奶茶店的饋贈,自然是留住安修這位財神爺,原本安修是想拒絕這杯奶茶的,甜品什么的他可沒興趣,可轉念一想,伊嬌喜歡喝,也就接下了。

“安修,你現在在哪里實習啊,你都大四了,一定很忙吧,還有時間陪我做這種工作嗎?”這看似關懷的語句還是表露了少女的小心思:你這么忙,就別管我了——

“這你就不用管了,只要你需要就有時間。”多么正經的語氣說著曖昧的話語,伊嬌吸了一口奶茶,抿抿唇,猶豫半晌,拉著安修的袖子輕輕問到:“安修,如果我有男朋友了,你會高興嗎?”安修看著伊嬌,愣了好大一會,嘴唇動了一下,就被伊嬌打斷了,“哎呀,我開玩笑的,你別當真,誰會喜歡我啊,哈哈哈……”伊嬌撓著后腦勺往前走去,后面的安修斂了斂神情,低下頭道:“誰要喜歡你,我就廢了他!”

回到家,伊嬌就回到自己的房間,不斷懊惱:“我是傻了嗎,怎么問這么傻的問題,白癡啊我!”懊惱了一會兒,又開始自我安慰,“沒事的,安修才不會計較,裝作什么事也沒有就好了,淡定!”

“安修,飯好沒,我要吃飯,餓死我了……”還未等伊嬌說完話一陣飯菜的香氣飄來“啊啊啊啊,安修,我愛死你了,全是我愛吃的,以后誰嫁給你,一定是上輩子拯救了銀河系!”伊嬌沒有任何形象的撲向飯桌,這般幼稚地掩飾自己的慌亂使得動作僵硬至極,安修見此,并沒有戳穿,微微一笑,說道:“喜歡吃就多吃點,沒人跟你搶,慢點兒!”看著相安無事的兩個人,各有心事……

由于最近有心事,伊嬌都不活潑了,她的好友敖心過來詢問:“嬌嬌,你怎么了,有心事啊?”“有心事說出來吧,我給你分擔分擔!”

伊嬌依舊撐著下巴,看著窗外的景色發呆,就在敖心以為伊嬌不會說話的時候,伊嬌幽幽的來一句:“敖心,你覺得安修怎么樣?”“啊?安修嗎?”敖心驚訝之余又看了一眼伊嬌。

“嗯。”

“安修啊,那就說起來話長了!”敖心清清嗓子,高亢道:“安修,我校計算機系高材生,大三就被一家跨國公司提前定下,所有的學科從大一到大四都是全優,而且安修學長創下了我校男子一百米,二百米,四百米跑記錄,目前這個記錄依舊無人打破,拋開這些榮耀不說,單說那顏值,你看到沒有,宣傳欄上照片上的人代表著我校的校草,自從安修學長進校,宣傳欄上的照片就沒有變過,聽說安修學長在街上走的時候,都會有人上前請求合影,這個可能是傳言,但是形容安修的顏值毫不為過啊,你說說這樣的男子,簡直就是國寶啊……”敖心一說就停不下來,伊嬌也沒有管她,只是有點感慨,又是這么優秀,干嘛那么優秀啊,本來蠢蠢欲動的心,一下子被澆滅了一半,可是依舊有些不甘,還想掙扎一番:“敖心,你覺得我有可能追上安修嗎?”正講的興奮地敖心突然消音了,過了好久,敖心才反應過來:“你說什么?你喜歡安修?”伊嬌抿了抿唇,誰知道敖心突然笑出聲來:“哈哈哈,嬌嬌,你別想了,我知道安修對你很好,但是他對你就是哥哥對妹妹一樣的疼愛,怎么,你想來一段禁忌之戀嗎?”

“是啊……”伊嬌抹了一把臉道:”妹妹就妹妹吧,總比陌生人好吧!”看著重振精神的伊嬌,敖心欣慰一笑,從褲兜里掏出一封信,遞給伊嬌:“想通就好,有時間看看你身后的人吧!”伊嬌接過信封,有點不明所以,敖心扶額……

“你拿回去看看吧,有驚喜!”“哦,那行,我回去再看。”說罷,伊嬌就把信封隨手放到背包里,顯然沒有將這件事放到心上。

巧的是這個晚上伊嬌大姨媽光臨了,于是乎,一小姑娘就在廁所里哭天搶地,沒帶衛生巾,這是個多么可怕的事情,到最后,伊嬌還是向外面強有力地喊上了幾嗓子:“安修,安修,安修……”

“怎么了,喊那么大聲,有事就說!”安修的聲音很近,顯然就在廁所門前,伊嬌沒想到安修來的這么快,卡的聲音一頓,然后摸摸自己耳朵豁出去了:“安修,我大姨媽來了,沒拿衛生巾,你幫我拿一片過來,在包里……”喊完伊嬌的小心臟撲通撲通的,良久,門外傳來一聲輕笑:“哦!”本來是極輕的的一聲笑,奈何伊嬌注意力高度集中,不可避免的聽到這聲笑,那原先不知道跑到何處的羞意,在此刻又突然反彈,臉紅的不可描述……

安修剛打開伊嬌的背包,一封信就掉了下來,原本是打算放回去的,可是好奇心這個東西吧,總是能改變事情的走向,安修還是打開了,看到信上的內容,安修眼睛不由得瞇了瞇,居然是一封情書!直接翻到最后一頁,看了一眼寫信人的名字,武義……安修沉思片刻,十分淡然的把信揣入褲兜,然后拿一片衛生巾,走到廁所門口,敲敲廁所門,提醒里面的人,把衛生巾從底下門縫里塞了進去,就若無其事地離開了,伊嬌見著門口的人影離開了,心理負擔也沒了,把衛生巾撿起來,解決當前問題……

飯桌上,總有一種詭異的氛圍,搞得伊嬌有點尷尬,匆匆扒幾口飯,掂著包就回了房間,安修看著伊嬌落荒而逃的背影,若有所思,似乎他的小青梅長得越來越好看了,可是顯然她對自己的容貌沒有清晰的認識,想著想著,安修的心思回到了那封情書上,而回到小屋子的伊嬌早就把信忘得一干二凈,慌忙拍打臉頰降下臉部溫度,為什么我要臉熱呢!

“你說什么?”伊嬌看著自己面前羞澀的絞著雙手的男孩子,有些驚疑不定,她幻聽了嗎?這男生居然喜歡她?伊嬌打量著武義,心里暗暗想,這孩子有點不正常啊,居然看上她了,不過心里雖然是這么想的,可不能表露出來,有點不尊重人了!

“武義,你,你這有點突然,我得考慮考慮!”伊嬌現在冒然拒絕有點傷人家自尊,是能拖一會兒就是一會兒,她得找敖心問個清楚!

“好,那明天,明天給我答案行嗎?”武義顯然有點心急,伊嬌也能體會他的心情,不過還是對武義有些改觀,想不到,看著一文靜小男生還是個急性子,“行,明天我給你答案,還是這個點,你在這里等著我來見你!”“好……”伊嬌看著武義轉過身,走遠,然后以風般的速度扎進寢室,挑著敖心的下巴,瞇著眼睛問道:“小妞,這是怎么回事,你最好解釋一下,合著你剛才說有人找我就是這個是事啊,我都不急找男朋友你急什么,我還能嫁不出去啊!”敖心慢悠悠的拿下伊嬌的手,淡定的喝了一口水,那姿態,伊嬌覺著她就是欠扁,敖心開口道:“昨天我給你的那封信你沒看?”說這話時,敖心犀利的目光戳的伊嬌有些心虛下意識道:“哈哈,昨天那封信原來是武義寫的啊,怎么不寫名字?”伊嬌毫不心虛的瞎扯,賴得一干二凈!

“哦,原來如此,武義這人真是別扭,讓我遞情書還不寫名字?”敖心就被伊嬌一句話說的換了陣營,還順帶踩了踩武義,“別生氣了,可能他是忘了……”伊嬌拍拍敖心的后背,眼里劃過一絲慶幸,唉,智商是個好東西,卻不是每個人都有的!

回到家中,伊嬌想質問安修,可不知道為何,有點心虛,心里輾轉了許久,最終還是有些狗腿的跑去問安修:“安修,你昨天幫我拿……拿衛生巾時,有沒有看到一封信?” “什么信?”那一臉迷茫的樣子簡直讓人不忍心懷疑他了,“沒有嘛?哈哈,沒事,我就隨便問問!”伊嬌作勢要走,身后的安修卻問:“那封信,很重要嗎?”“嗯?不是那么重要了,你別在意,沒什么事我回房了!”伊嬌撓著后腦勺正要進屋,卻被安修下面的一句話定住了腳步。

“阿嬌,你現在有心事都不跟我說了,你是想把我當外人嗎?”言語中似乎有些委屈,委屈?伊嬌被自己的想法驚呆了,怎么可能?一定是我感覺有問題,對,感覺有問題。

“不會的,你別想多了,以后有什么事我會告訴你的,只要你別煩我就行!”“怎么會呢,你隨便說吧,我保證不會煩你的!”說話間,安修已經走過來,右手很自然的揉了揉伊嬌的頭,這般寵溺的動作讓伊嬌有種錯覺,安修也是喜歡她的,可是,錯覺就是錯覺!

這個晚上注定是個不眠夜,躺在床上的伊嬌望著天花板發呆,明天就要給武義一個答案了,可是總覺得心里不太對勁,好像缺了什么,翻來覆去也不見心里有些許的平靜,數羊已經完全沒用了,還浪費口水,伊嬌算是明白了,就這么什么也不說自己絕對不會甘心的,想通了這點,她當即決定——去表白,不試一下,怎么知道不行?去搏一下,好的結果就是幸福,不好,最多就是友情破裂……

在這種糾結的的小情緒下,伊嬌還是走到了安修的門前,門縫里透出來的一小縷光線直直照進伊嬌的心里,仿佛自己的那點小心思被剖開呈現在明面上,猶豫間耳邊傳來一些模糊的聲音,伊嬌不得不豎起耳朵聽,恨不得像壁虎一樣粘在門板上,竟然讓伊嬌聽到了,依舊是那么磁性好聽的聲音,說的話也那么好聽,如果這些話是對自己說的……那就更好了!

“我也喜歡你!”

“嗯好,晚安!”

僅僅兩句話,就把伊嬌的勇氣打擊的消失殆盡,原來安修有喜歡的人啊,原來,她是一廂情愿啊,原來自己什么都沒做就已經輸了……伊嬌的眼睛有點泛酸,想哭,卻又哭不出來,好像,她連哭的資格都沒有,伊嬌握了握拳,仰了仰頭,轉身回了自己的屋。正打算入睡的安修眼角余光似乎看到門口一個人影,立馬從床上跳下來打開門,入眼的卻是一片安寧,原本心里的一點小火花也被澆滅,安修瞇了瞇眼睛,目光最終落在伊嬌房間的門前,走到門前時,安修才恍然覺得自己魔怔了,苦笑一聲,在伊嬌門前站了許久才離開,一扇門,隔著兩個人,也隔著兩顆心……

第二天早上,兩個人坐在一個桌子上,如往常一般吃著早餐,安修一眼就看到伊嬌有些不對勁,考慮到如果貿然問她可能會被伊嬌討厭,安修還是忍住了,沉默在蔓延,最后還是伊嬌打破了沉默:

“安修……”

“嗯?怎么了?”

“有人追求我了!”說這話時,伊嬌十分忐忑,雖然不知道為什么要忐忑。

安修放下筷子,看著伊嬌,直到伊嬌連嘴里的湯都喝不下去了,安修才開口:“那你,打算怎么辦?”飯桌下安修緊握的雙手顯示了他的緊張,緊張?想到這個詞,安修自己都嚇一跳,原來他也會緊張啊!伊嬌緩緩抬起頭,也看著安修,兩人對視了有幾秒,伊嬌率先移開了眼睛,開口道:“我……想答應他。”

氣氛前所未有的沉重,最終,安修松開握緊的拳頭,坦然一笑:“只要你喜歡他,我……為你高興!”

伊嬌不知道自己怎么到的學校,好像是安修送她的,伊嬌一抹眼睛,看向天空,吸了一口氣,今天,很重要的一天……

“你為什么喜歡我?我想知道原因!”伊嬌突然想知道從別人嘴里說出自己的優點是什么感覺,可能她還沒有徹底死心,她想知道自己距離能配上安修的她還有多遠!

對面的武義有點呆愣,不過很快回過神,一字一句說道:“我喜歡你,不需要什么理由,你就是你,我喜歡的也只是你……”說著說著,武義的臉就紅了,伊嬌一轉眼看到武義紅著的臉頰,客觀評價,武義其實長得不錯,雖然不如安修那般帥的恣肆,但是那點小羞澀讓他更有青春的氣息!

“武義,謝謝你的喜歡,可是我心里有人了,如果跟你在一起,對你就不公平,我……”

“你可以先考慮一下,不用那么快給我答案的,我……我可以等的。”武義一下子打斷伊嬌,這自己欺騙自己的可憐樣,簡直讓伊嬌不忍心打破武義的希望,她知道愛一個人有多卑微,就像她……

敖心看到魂不守舍的伊嬌,有些擔心,“嬌嬌,有什么話說出來吧,我聽著,別自己憋壞了!”大概這句話就是一個開關,打開了伊嬌貯藏心事的閘門,所有的情緒一股腦的被倒了出來。

“敖心,安修他有喜歡的人了,我從來沒想過他會有喜歡的人,我好難受,你說我該怎么辦?”敖心看著倚在自己肩上嚎啕大哭的好友,不由得嘆息,安修那么優秀,從小到大對伊嬌又特別好,想讓伊嬌不動心,怎么可能呢!

過了好久,伊嬌才緩過勁來,看到敖心肩上的一片水漬,有些不好意思,對敖心歉意地笑笑,“怎么著?覺得虧欠我了?那你拿回去洗唄,洗干凈點,就當補償我了!”這么蹩腳的安慰,真的是……果然,這朋友沒白交,自己是修了幾年的福分才能有這么一個好友,上天真是公平,就算沒有自己想要的愛情,至少還有一份堅定的友情啊,不過就算友情再堅定,還是要洗衣服啊……

今天安修沒有來奶茶店,可能是去見他喜歡的人吧,人啊總是秉著先入為主的理念,把別人定死在一根木柱子上,伊嬌這么認為了,就很難做出其他假想了,回家后,依舊不見安修的身影,伊嬌忍不住嘟囔:“見色忘義的家伙,連青梅竹馬情都能拋卻!”伊嬌知道這樣很酸,可怎么辦,就是忍不住,忍不住多想,想著想著就生氣,之后又心里泛酸,于是就演變成伊嬌一邊洗衣服一邊咒罵安修……

時針指向十點,伊嬌本來想睡的,可是還是心里不安,這么晚了,安修就算再怎么不靠譜也不至于這么晚還不回來吧, 伊嬌想了一會兒,決定打個電話,將將拿出手機就看到安修打電話過來了,“還知道打電話過來!”抱怨歸抱怨,接聽的動作還是毫不含糊的,剛一把手機放在耳邊,一個好聽的女聲傳過來,那一瞬間,伊嬌覺得老天待她真是不薄,不光讓她知道安修喜歡別人,居然還讓她聽到安修可能喜歡的人的聲音,聲音憑良心來說,很好聽,可是這時候,在伊嬌耳朵里就不是那么動聽了。

“喂,你好,是阿嬌嗎?”

“嗯,你是誰?有事嗎?”伊嬌咬著唇,有些小心翼翼,她也不知道自己為什么要小心翼翼。

“那就好,我還怕找錯人,安修喝醉了,你來接他一下,我們在‘永恒世界’!”說完就掛了,這速度快的讓伊嬌懷疑自己是否接過電話,聽這語氣,不像是有多少情義的啊,算了不想啦,伊嬌搖搖腦袋,當務之急還是把安修接回家,在哪里來著?哦,永恒世界……

搭了一個出租車,趕到永恒世界門口時,伊嬌又回了一個電話。

“你到了?等著,我們把人給你抬出來!”又掛了!伊嬌直接震驚了,姐姐你讓我說句話好不,無奈伊嬌只能在門外等著,不一會兒,兩三個人架著一個人出來了,雖然大晚上視線不太好,但是這個地這個點也只能是安修他們了,伊嬌上前,果不其然看到了醉著的安修,濃重的酒味,路都不會走了,男神的面子掉光光……

“你是伊嬌吧,安修喝醉前就說了,如果他喝醉了,就用他手機打電話給你,讓你來接他,既然你來了,那安修就交給你了!”一漂亮的女生上前,示意后面架著安修的兩個男生將安修丟給伊嬌,突如其來的重量讓伊嬌晃了晃才站穩,“你們……”

“我們是安修的實習同事,我叫羅伊,今天聚餐,本來想著小小嗨一場,結果沒想到安修會喝的這么多!”羅伊簡單的交代了事情的經過,然后給伊嬌找了一輛出租車,把兩個人塞了進去,就拍拍屁股走人了,伊嬌這一過程還是蒙的,到最后伊嬌只能說,這女的真是雷厲風行,這干凈利落的程度,讓男生都自嘆不如,不過,伊嬌看明白了一件事,羅伊不喜歡安修,這樣的認知讓伊嬌小小開心了一把!

“嗯——渴——”這邊安修的一聲嚶嚀喚回了伊嬌的思緒,許是聲音太過撩人,前面的司機都忍不住念叨兩句:“小姑娘,你男朋友喝醉了啊,回去煮杯解酒茶給你男朋友喝下,第二天不至于頭太疼……”聽著司機說的一大堆,伊嬌干干的笑了一聲,“我會的,謝謝師傅!”可是這位不是她男朋友啊!

“熱,阿嬌……我熱……”本來還比較安分的安修,突然扯著自己的衣服,混混說著什么,伊嬌摸了摸安修的額頭,果然好熱,“師傅,麻煩你開的快一點!”“小姑娘你別急,這是酒勁上來了,發熱是正常的,你把他的頭放在腿上,替他按壓太陽穴,舒服點!”伊嬌按照師傅說的做,不過這見效是不是太快了,手剛一碰到太陽穴,安修不亂動了,不過這姿勢……一言難盡,他的臉貼在她的腹部,呼出的熱氣讓伊嬌感覺有點癢,可還是得忍住,此時此刻,伊嬌頓時覺得自己太偉大了……

“謝謝師傅!”伊嬌付了車錢,正準備扶著安修往家走,身后的師傅突然來一句“小姑娘小心擦槍走火啊”驚得伊嬌一個踉蹌,這師傅…… 回到家,伊嬌將安修往沙發上一扔,呼了一口氣,真累啊,安修依舊沒醒,不過翻了一個身,眼看著就要掉了,伊嬌趕緊托住安修,連拖帶拽的將他拉進臥室,扔到床上,“嘖嘖嘖,真該把你這樣拍下來給那些女生看看男神喝醉酒是什么樣子的,好好待著,我給你煮解酒茶。”“渴,好渴……”一看這樣子,伊嬌嘆一口氣,認命的去拿水,將安修扶起來靠在自己肩上,一點點的喂,可是安修相當不配合,脖子像斷掉一般,卻頗有章法的完美避開送來的水,伊嬌有些狐疑,這家伙醉沒醉啊?可是看著安修紅彤彤的臉,又壓下狐疑,擺正安修的頭,繼續努力喂,安修這下不躲了,但是也不喝,根本不張嘴,伊嬌簡直不想管他了,最后,伊嬌自己喝了一口水,對著安修的唇,俯下身,兩唇相印,安修唇上的溫度似乎傳染到伊嬌的臉上,連帶著耳朵都紅了,這時,本來跟死魚一樣的安修嘴唇動了動,汲取到自己需要的水分,甚至更加得寸進尺,舌頭一再往前探,伊嬌有點招架不住,想推開安修,可是不知道什么時候,安修的手環住了自己的腰,箍的很緊,再看安修,眼睛已經睜開了,晶亮亮的,直視伊嬌的雙眼,“你……”伊嬌剛剛開口,再次被吻住,熱烈的氣息襲滿整個口腔……

“阿嬌,你不要答應別人的追求好不好,我不高興……”安修吻得愈加熱烈,那有點委屈的語氣,真是,要命啊!

伊嬌身體一顫,摟住安修的脖子,在哪里咬了一口,“安修,你醉了!好好睡吧!”“不要,你答應我,不要答應別人的表白,不要跟別人在一起,你是我的,你只能跟我在一起!”不容置疑的語氣,多少讓伊嬌有些欣慰,“好,我答應你,你快休息吧!”伊嬌可沒忘安修已經喝醉了,也只能哄哄他……

“你跟我一起睡,不然我也不睡!”幼稚的話語,從安修嘴里說出來,怎么,怎么那么要人命呢!伊嬌此時完全就是母性占據了腦子,“好,我陪你睡!”說著,真的上了床,結果一下子被抱住,環腰,安修將下巴放在伊嬌頭上,兩人相擁而睡,畫面美好!

不多會兒,伊嬌睜開眼睛,感覺到安修均勻的呼吸,像是睡著了,才用手去掰開環在腰間的大手,只可惜,沒掰開,一時安修抱得太緊了,而是怕吵醒他,伊嬌不敢太用力,努力了好久,伊嬌決定放棄了,算了,明早的事明早再說吧,又閉上了眼睛!黑暗中本來睡著的某人,嘴角輕輕上翹,又抱緊了幾分,仿若護著世間最珍貴的寶物!

第二天早上,陽光透過窗戶照進來,刺醒了熟睡中的伊嬌,剛睜眼,伊嬌還有點恍惚,隨后反應過來,這是在安修床上呢,下意識一彈,結果腰上的手又把她帶了回去,伊嬌轉頭一看,正對上安修戲謔的眼神,“怎么,都同床共枕過了,還想跑嗎?”“我……”“你昨天晚上說過的,跟我在一起,不能說話不算數!”

“哈?”伊嬌驚訝:“你能記著?”安修覺得好笑,伸手抱住伊嬌,將腦袋埋在伊嬌頸窩,“我昨天沒有喝醉,包括出租車司機說我是你的男朋友我也記得,阿嬌,我們交往吧,我等不及了!”伊嬌呆愣了好大一會兒,之后想到一個很重要的問題,“你那天晚上,跟別人打電話,說‘我也喜歡你’,這個人是誰啊?”安修微微一笑,總算了解了那天晚上的事實,捏住伊嬌的小臉蛋,說道:“那是我同事的妹妹,幼兒園的,她說喜歡我,我總得哄哄她吧!”就這一句話奇異的撫平了伊嬌內心的疙瘩,事情有了合理的解釋,可是伊嬌還是覺得不真實,“你知道我喜歡你的吧?”

“我不知道,我就怕你把我當哥哥一般喜歡,那樣,我就得要費好大勁兒讓你真正喜歡我了!不過還好,不是我一個人的喜歡,我很高興!”安修蹭了蹭伊嬌的額頭,兩人之間說不出的曖昧,一室靜好……

“那武義那邊……”“我去說吧,你現在就是我女朋友了,我得宣示主權!畢竟,名分很重要!”突如其來的霸道,讓伊嬌心里涌上幾許甜蜜!果然,愛情將就不得——還好,他們沒有錯過。

——2019年8月19日于信陽
本文標簽:

校園純愛甜蜜

審核:bigyao精華:bigyao今日關注:bigyao
關于短篇言情小說《為伊所得》的編輯點評:

暫無編輯點評


您也許感興趣的
該周最熱小說
小說新作速遞
會員評論

暫無會員評論。

楊柳岸網絡文學網站提供各類網絡文學作品、原創文學在線閱讀。楊柳岸網絡文學版權所有,未經本站或作者許可不得轉載。
本站由http://www.gggooo.com提供技術支持。 楊柳岸網絡文學竭誠為廣大文學愛好者、網絡寫手提供優質的原創文學創作平臺! Copyright©2008-2013 http://www.918908.live All Rights Reserved
捕鱼达人4官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