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柳岸網絡文學>>小說>> 日本皇叔朝香宮鳩彥

日本皇叔朝香宮鳩彥

作者:清林邊發表于:2019-03-23 09:51:09  短篇歷史小說關注度:楊柳岸網絡文學為您統計中..

充滿罪惡的日本短篇小說(三)

一九三七年十二月七日,處于被日本侵略者惡毒攻擊下的南京城的外圍工事剛剛開始。從上海潰敗到南京的國軍和一直追殺到南京外圍的、極度歹毒無恥的日本鬼子在南京城外工事在猛烈戰斗,武器依然比國軍精良的兇殘的鬼子 如一群群的野狼對弱勢心情含有失敗而膽怯的中國軍隊發動了惡毒猛攻,雖然有前面的一些國軍官兵的消極情緒,但是,十分英勇的中國國軍到了最后關頭和近在眼前的殘忍鬼子血拼,直到最后整營,整連的國軍戰士、指揮官全部戰死。

在日本侵略者占盡絕對優勢的情勢下,極力保衛南京的英勇堅韌的中國軍人還是無可避免地失敗,南京城處于危險中,將在不久,日本鬼子的總攻不遠了。

日軍進攻南京外圍的司令松井石根病了。日本皇叔朝香宮鳩彥被派到了南京,接替他成為日軍總指揮。

南京保衛戰早在12月7日開始在紫金山,雨花臺,打仗前的南京城還沒有戰事。

朝香宮沒有軍事才能,他就等著南京城被占領。三天后,南京保衛戰開始了。

他相信武器精良軍事實力強大的日本能戰勝貧弱、年年軍閥混戰,就連日本要對東北進行侵略者前,張作霖和他原來的部下高級將領郭松林在內耗。

這不是跟日本人無限的機會嗎!

六天后,就是一九三七年十二月十二日的黃昏,在中華門外的帳篷里的朝香宮鳩彥先是聽到了,中國軍隊和日軍在南京中華門城下進行攻擊,他獲得報告,后是日軍利用炮擊把中華門的厚重的城墻打出幾個洞,后來,谷壽夫親自指揮三批日軍士兵攻到內城墻里,和守在中華門里的國軍進行了三場白刃戰,日軍都被殺出來了,看來,想要攻破中華門,是太難了!

朝香宮沒有想什么,他主要關心的是:中國軍隊什么時候被打敗,也不關心,死了多少日軍。現在是18點,一個部下走了進來。

“閣下,有一個好消息“”

“那尼(日語:什么)?”

“支那軍隊好像撤離中華門了。”

“真的嗎?”

“喲西。”

如果支那軍隊撤離了,那么,我們大日本軍隊就可以輕松進城了。朝香宮鳩彥想道。為什么支那軍隊要撤離?哎,不管他,我們日軍只要能順利占領南京城就行了,

我的屠殺計劃就能全面實現,這也是我的侄兒裕仁的計劃。現在,對于我來說,滅絕劣等的支那人就能震懾支那人反抗我大日本帝國的意志。

他在心里想道,一股濃濃的屠殺中國南京軍民的如鴉片煙般的沖動占據他的全身心。

天黑了,近七點,獲知中國軍隊悄悄撤離的日本侵略者猛沖進南京城。

“閣下,可以進支那首都南京城了。”一個部下進來說。

“要洗,我們進城。”

然后,朝香宮鳩彥在高級軍官的陪同下,進了南京城,二十多分鐘后,他們走進了是蔣委員長的總統府。

“閣下,蔣介石的總統府真是華麗、富豪!”一個日軍高級軍官感嘆道。

“是呀。從今后,這一切都是我們大日本帝國的了。”朝香宮說。多個軍官聽了,表現出一副強盜的嘴臉。

在身邊的中島師團長高興地附和說。“閣下,指揮的英明。”

朝香宮根本沒有興趣聽這些廢話,他在心里已經想著他的在中國首都南京搞大屠殺的計劃了。

他此時,覺得怎樣將極快進行對南京軍民著手進行屠殺的計劃。我就要即刻實行。今晚不行,就明天,對。他想道。

第二天,日本侵略者在南京城舉行占領南京的入城儀式。首先,朝香宮鳩彥和中島今朝吾、谷壽夫騎著馬,往城里無比豪邁地進去,隨后是一大批的全副武裝的日本鬼子,耀武揚威地、無比自豪地進到了城里。

一個小時不到,慶典結束了。從頭到尾,朝香宮鳩彥根本就沒有興趣,他最想干和最想做的是:屠殺南京軍民。此時,他看到越來越多的南京平民聚集在馬路邊看熱鬧,他并不因為有人看日本軍隊的威武而高興,而是厭惡這些南京平民。

是打死支那人的時候了,朝香宮鳩彥在心里惡狠狠地想道。他立刻對身旁的中島今朝吾喊道:“快,中島君,讓你的部下打死那些在路邊上看熱鬧的支那人。”

然后,朝香宮拿出尖利的武士刀叫嚷道:“快殺支那人,把我的刀拿去,你要親自為我砍下幾個支那人的人頭。別站在這里沒事干,快去!”

然后,中島師團長喊道:“快向支那人開槍!”

然后,剛楊威耀武的鬼子馬上向在站在路邊,非常好奇地看日軍進南京城的中國平民跑上去,就開槍了,馬上打死了一些平民。頓時,在路邊上的平民滿大街亂跑。像厲鬼的極度歹毒卑劣無恥的鬼子就追殺上去,把他們一個不留地打死。

“中島,你一定要多弄死幾個支那人!這樣才安逸!你不能讓你的武士刀沒有用處!”朝香宮喊道,喊了后,十分急切地對已經跑去,或將要跑去的別的鬼子又聲嘶力竭地叫喊道:

“快!快!把支那人滅種!”他在喊這一句時,忍不住身子往天上抬,恨不得自己部下一下弄死在極力亂跑的全部中國人。

他失去耐心,并指揮道:“大日本的勇士們,快殺干凈下賤的的支那人!”

中島做起一副好像只有他才能有滅絕中國人的不得了的權力,而他做出舉止,其他鬼子一揮而上,他正準備跑上去親自殺死在驚慌亂跑的南京平民。

中島今朝吾聽了他的喊話,就朝著前面的一些驚慌的亂跑的人跑去。

“對,接近他們,打死支那人,一個都不留!”朝香宮鳩彥如一個心急的不得了的人(猴子)在后面手腳舞動大喊道。

中島跑上去,剛好遇到一個男人,他伸出手開槍;這個中國男人就叫起來,身子轉回來;中島馬上開槍,打中這個男人的小肚皮,這個男人就雙手捂住肚皮仰面倒下。中島一步踏上中國男人流血的身子,跨過去。

如一個厲害的追擊手,繼續去追殺其他的中國南京平民。他看到一個老女人。

就一把伸出手扯著她的長頭發,把手槍抬起,如一個冷血殺手,朝這個老女人的后腦勺打了一槍。

這個老女人就漸漸身子滑倒,不想,中島馬上用手把她推倒。

……

然后,看到在大街上的中國人被打死了。朝香宮鳩彥知道,一個南京城有無數的南京平民和來不及撤的國軍。他想道:現在是殘殺手下敗將敗兵的時候。他心里涌出一股即刻屠殺南京軍民的惡毒沖動。他喊道:“快,中島君,帶上你的部隊,搜遍南京城里所有房子,把那里的所有支那軍民弄死,一個不剩!”

中島說:“婦女兒童呢?”

“全部殺掉,一個不剩!”

“為什么?”中島故意這樣問,其實他是知道閣下的想法的,他就是要表現他是一個好人!

“直接弄死他們。”朝香宮堅硬地如一塊石頭喊道。

他又說:

“就這樣,我們到支那打仗,太心累了,要把支那女人當慰安婦供我大日本最英勇的軍人享用,把男人挑腹挖心。”朝香宮說。

“你不來一個?”

“我的身份不一樣。但是,我會用另一種方式讓你為我做。”

“我知道。我會為閣下效力的。”

“喲西,你幫我殺不是一樣嗎?我要你滅絕支那人鐘。”

……

一天來,朝香宮鳩彥非常關注日軍隊在城里殺了多少中國平民,有沒有逃出南京城的國軍。

晚上,中島今朝吾親自到他房里。對坐在肉色的軟椅子上,向朝香宮匯報:

……古岡的第三支隊,在一座廢舊的大樓地下室里,發現了四五百個支那警察。把他們押出來,我在來之前,古崗叫吉村中尉搶先在支那警察到長江河邊前,增加了十二庭輕重機槍,好把支那警察打死干凈。

他們還做出了對支那警察要跑的嚴防措施:把東、西、北能跑的路都堵上,就留下死路長江。”

“喲西。”聽到這里,朝香宮尖尖的顴骨一突出,身著一身尼子軍裝,不指揮戰斗,不上戰場送死的朝香宮由衷地性子一活力。顯然他覺得這一舉止作風非常實在,

“一個小時不到,他們把支那警察全部用機槍打死了。”中島津津有味地又說。

聽到這里,他顴骨漸漸,發亮臉馬上舒坦感到身心痛快!二十多分鐘后,他聽完了樂滋滋地對中島說:“就這樣干。”

“喲西,我堅決服從閣下和天皇的意志。我還要親自動手,殺死支那人老少絕不放過,我還沒有享受過花姑娘。”

“那你就好好享受吧。隨手都可以抓一大把支那慰安婦。”

……

第二天,從早上到到天黑,日本皇叔朝香宮鳩彥聽到的來自南京城里零散的槍聲和過不了久的一陣的機槍的掃射聲,他知道,他的部下都在老實地取執行他的指示一一一殺光在南京城里的所有中國軍人和平民。

此時,他無比期待他的部下把南京軍民,沒有逃脫的國軍都殺死。

……

到了晚上,帶領自己大量的官兵去南京城里大量殘殺中國軍人和平民,并把他們無一例外地處死的中島,非常自豪地到了在總統府里朝香宮面前,匯報情況:

閣下,我今早上對從南京鐘鼓樓的地下室里,搜到了四五百個支那警察。”

“他們怎么會在那里?”朝香宮鳩彥好奇問。

“不清楚。”

“你說:”

朝香宮馬上抬起他發黑的蘋果形的尖臉,津津有味地仰看著中島。中島繼續說:

“我首先下令,把這些支那軍人押到江邊,用事前準備的輕重機槍把他全部打死了。”

“喲西,做得很好!”

朝香宮說,他繼續樂此不疲地聽下去。……

第三天,在房里的朝香宮聽到有外國記者出現在南京城。他馬上意識到,或想到如果這些記者把看到和被打死的支那人的尸體拍成照片公布出去,那么,就要損壞日本軍隊的聲譽。

馬上,朝香宮對一個是中島的副官喊了一聲:“耕造副官!”

聽到喊自己,這個副官走了過來。

“你馬上帶上一些人去城里搜查,看見有外國記者拍照,一律收繳,不聽話的一律抓起來。”

“為什么?”

“絕對不能讓他們把這里情況報到出去。”

“嗨。”

“快去!”朝香宮鳩彥一臉非常難看地嚷道,就好像那些記者在對他家人拍照似的。朝香宮看到耕造副官出去了,心里就踏實了。他想道:我一定要堵住這個對大日本帝國不利的漏洞,絕對不能讓它傷到我天皇裕仁,我的侄兒。對,絕對不能讓這些事損壞我大日本帝國的面子,一定要把我軍在南京城殺死的支那軍民的消息控制在自己手心里,讓我的士兵隨意打死支那人,一方面杜絕外面的世界知道,一方面盡情干絕殺絕下賤的支那人的事,跟支那人留下永遠的羞辱和抹不去的傷痛,要讓我的士兵獲得最完美的殘殺感受和美好記憶。現在是我軍控制下的南京,這樣的好時機,百年都沒有,一定要把這些劣等的支那人滅絕弄死干凈。

然后,朝香宮聽一個日本軍官說:"根據松井石根的指示,南京城外還有一個日軍師團留在那里,不再進城來。”

非常敏感的朝香宮想道:現在,正是南京城被我軍占領的時候,為什么留在城外,還不如讓他們回到城里,參加對支那人、軍人的處理。

對,馬上把松井石根的命令找出來,重新改正。思路非常活絡的朝香宮鳩彥想到。

想到這里,他馬上到辦公室,把松井石根的命令找出來。把命令劃掉,馬上重新寫了下面的命令:

現在,在城外的19師團,命令你們,立刻進城,參加對支那軍人的處理。

另看完,即刻毀掉。

寫完好,他馬上對中島的一個副官喊道:“田野君,你馬上到城外,把這命令交跟長岡勉師團長。”

“嗨。”

然后,這個副官就出去了。

朝香宮又一次根據天皇裕仁和自己意愿、極力屠殺和摧毀中國人民抗戰意志而再次使出殘忍手段,順利地達到目的的意愿,這也是他的侄兒天皇裕仁的指示。他從這事上獲得啟發:對,一定要注意有哪些日軍高級指揮官在他們執行大屠殺命令時,有無玩忽職守的舉止。

他就馬上把以前有一些人發的指示拿出來看看。

他看到一份指示:

:第八聯隊需要在南京城里維護治安。

看到這一句,他臉都氣青了!想道:這不是讓他們不要參加對支那人的大屠殺嗎?八嘎,他脫口而出地喊道,這是在冒犯天皇的意志。

他馬上矯正過來。

想到這里,他馬上拿起筆,在原來的命令下劃了兩道紅杠,在下面寫到:

第八聯隊,立刻離開,進城參加處理滅絕支那軍民的行動。見到命令后,即刻執行,否則,剖腹謝罪!

說完后,他馬上喊上一個副官把命令送下去。

晚上了,在外面進行了一天屠殺的中島回來,他眉飛色舞,津津有味地告訴朝香宮,少說有好多的士兵在打死了中國人后,隨意拍照,還有,一些外國記者在南京城也拍照。朝香宮意識到:這事對大日本帝國不好。就馬上發出指示:“你立刻去,讓主要的高級軍官來這里開會。”

“嗨。”

然后,在二十多分鐘內,包括谷壽夫、今中島今朝吾在內的二十多個日軍高級指揮官都來開會。

四。

“……我聽說,還有外國記者敢在城里拍照。這是要壞事的。你們怎么不警惕?!”朝香宮喊道,兩只不大的眼睛馬上露出兇惡的光來,在場的氣氛十分肅殺。

他的兩只鯊魚眼睛露出兇光,他馬上把手在紅木的光滑的桌上一猛捶,嚇的在場的高級指揮官啰嗦一下。

他一對尖的顴骨在他兇氣中也往上凸。他聲音里帶著嚇人的歹毒意味:“這是對我大日本帝國不利的,是對天皇更不利的!”

下面的高級軍官不敢說話,

“現在,你們馬上采取措施,把在南京城里被殺死的支那人處理掉,絕對不能讓日軍在南京城開始殺人的事,讓國際社會知道,要堅決控制這樣的局面。”他停了下,又嚴酷地說,

“同時,這一件事也影響不了你們繼續打死支那軍民的。你們要繼續通殺支那軍人平民。沒有我的命令不許罷手。”

“海!”

“去吧,不能讓一個支那人活久了,跑來了,去執行吧!”朝香宮喊道。

然后,在場的軍官下去執行朝香宮的指示了。

……

在心如毒蛇、十分歹毒的朝香宮鳩彥的指示下,日本鬼子在南京城里,做了六個星期的大屠殺,直到一九三八年二月。我們都知道日軍在南京殺了30萬中國軍民,有一個日本的將軍說:日本鬼子在南京城殺了40多萬中國南京軍民。十分歹毒的、殺性殘暴的日本鬼子擅長把他們的殺性發揮得淋漓盡致,被屠殺的30萬南京軍民不是最后的數字,應該還有沒有被發現的南京軍民的尸骨上,還有至今在大量隱瞞的日本軍政人物那里(這一句,來自長篇小說《南京大屠殺》、《江城》的結尾雜文《不能忘卻的南京大屠殺》),還有擅長掩蓋事實真相的十分狡猾、絕不吐露一點事實真相的被日本軍政人物控制的軍人那里。

一九三八年由于日本鬼子在南京搞大屠殺,被國際社會強烈譴責,日本國內把在南京專門搞和指示部下對南京軍民進行惡毒的大屠殺的朝香宮鳩彥和中島今朝吾調回國內。

隨后,兩人分別在日本國內擔任了一些軍職。直到日本侵略者失敗。天皇裕仁為了保住自己在軍隊中的皇家親戚,就把他們調離了日本軍隊,這其中。就有朝香宮鳩彥。后來,日本天皇裕仁秘密會見美軍司令麥克阿瑟,兩人進行了不光彩的交易。美國當時正走向世界霸權,為了達到稱霸全世界的野心,它擅長損壞他國人民的利益,英國也是,就是說它不管比如:中國有多少軍民慘死在鬼子手里的事實的一個自私冷硬的國家。這一次見面后,有大量的將被東京遠東國際軍事法庭審判的超大量的、無恥殘殺幾千萬中國軍民和亞洲一些國家軍民的罪惡滿身的日本軍人被放了,沒有受到應該有的懲罰。從此后,從一九四六年到一九八四年,朝香宮鳩彥若無其事地、依然生活的非常愉快!,好像他沒有干干過一點犯罪的事。這個間接殘害了無數南京軍民的毒蛇人物,還心安理得地極度無恥地享受愉悅的生活,直到一九八四死。但是,這個指揮、制定、慫恿自己部下殘殺了不止30萬的南京軍民的人面獸心、心如毒蝎的偽君子一一一朝香宮鳩彥以及那些殘殺中國軍民的無數的日本鬼子,永遠被歷史擺在巨大的罪惡里,被永世詛咒……

本文標簽:

審核:紫雪
關于短篇歷史小說《日本皇叔朝香宮鳩彥》的編輯點評:

暫無編輯點評


您也許感興趣的
該周最熱小說
小說新作速遞
會員評論

暫無會員評論。

楊柳岸網絡文學網站提供各類網絡文學作品、原創文學在線閱讀。楊柳岸網絡文學版權所有,未經本站或作者許可不得轉載。
本站由http://www.gggooo.com提供技術支持。 楊柳岸網絡文學竭誠為廣大文學愛好者、網絡寫手提供優質的原創文學創作平臺! Copyright©2008-2013 http://www.918908.live All Rights Reserved
捕鱼达人4官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