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柳岸網絡文學>>小說>> 歷險記——因禍得福之血與火的洗禮

歷險記——因禍得福之血與火的洗禮

作者:黃文爵發表于:2018-05-25 10:09:46  短篇恐怖小說關注度:楊柳岸網絡文學為您統計中..

抗日戰爭一爆發,年紀輕輕、風華正茂的池雨浪就去當兵,從而離開他的家鄉澳門。三年后,他和他的300個戰友被四倍于他們的日軍包圍,兩方所有人的步槍插上了刺刀,長達約1。6米。接著展開一場驚心動魄的刺刀拼殺。不斷地有中國士兵倒地。

他們打得鬼哭神嚎、天地動容,整整持續了24個小時!池雨浪所有的戰友都死了,武功平平的他也重傷昏迷,日軍也有一半的人受輕傷,以致于血流成河!

后來他不得不退役,在家養傷,因為他的傷勢實在太重了!整整過了五年,他的傷勢才完全康復。在這期間,他所在的軍隊中的女青年護士一直在服侍他,他倆就此相愛了。他準備再次當兵,但就在這一天,日本天皇宣布無條件投降。他于是就重操舊業,當回漁民。

第二天他來到海邊,準備捕魚,結果被一群日本鬼子抓住了。領頭的叫土肥原賢二,會說普通話。這個中年大漢軍官手持一把手槍,腰間掛著一把92厘米長的彎刀。他的二十個士兵肩上掛著一把沖鋒槍,腰上掛著一把40厘米長的尖刀。這些士兵的裝備都是繳獲敵人的,他們如獲至寶。因為這些尖刀十分的美觀、精致、鋒利,這些沖鋒槍的重量較輕,裝彈量卻達50發。

土肥原賢二惡狠狠地望著池雨浪說:“你用你的船載我們去三亞,否則我們要你的命!”

池雨浪看著黑洞洞的槍口,心里再不樂意,也不敢反抗,乘乘地揚帆啟航。他心想:“不是說法西斯日本已經投降了嗎?他們不滾回日本,帶著家伙去三亞做什么?”

過了五個半小時,該船抵達了三亞。日寇們上岸后歡呼雀躍,比打了勝仗還要高興似的。

池雨浪知道日寇們不是善類,而且近日從報紙上得知:土肥原賢二由于長期生活在中國,成為日本陸軍特務系統中有名的“中國通”。1928年6月,土肥原賢二任步兵第30團團長。1930年10月,他在華北設立特務機關。1931年3月,日本在天津設立特務機關,由土肥原賢二任特務機關長。1931年8月16日,出任奉天特務機關長的土肥原賢二回國述職。“九一八”事變爆發后的當天,他由東京趕回奉天任所。隸屬于關東軍司令部的奉天特務機關,一時成了事變的指揮中心。9月20日,他被任命為奉天市市長。10月25日,他前往天津,通過制造騷亂的辦法拼湊偽滿傀儡政權。1932年1月36日,他被調往哈爾濱出任特務機關長,主要任務是穩定北滿局勢,鎮壓東北抗日武裝力量,為侵占整個北滿作準備。1933年,他第二次出任奉天特務機關長,在《塘沽協定》劃定的非軍事區內策動叛亂,制造事端。1936年,他晉升為中將,調任國內留守第1師師長。“七?七”事變后,他率領第14師侵入華北,直接介入屠殺中國人民的侵略戰爭。1938年6月,他籌建中國占領區內統一的偽政權,并在上海設立了辦事機構——土肥原機關。1940年9月,他轉任軍事參謀官兼陸軍士官學校校長。1941年4月,他晉升為陸軍上將,6月調任航空總監。1943年5月,他出任本土東部軍司令官。1944年3月,他調任新設的第7方面軍司令官。他在中國這么多年,濫殺無辜達二十萬。

因此池雨浪一直在提防他們,正好從水中倒影看到身后土肥原賢二撥刀砍向他。池雨浪閃躲,一頭扎進了海里。接著他聽到兩聲槍響,他險些中彈。他心想:“土肥原賢二真不是人,我千辛萬苦載他們到達這兒,居然連口水都不給我喝就要殺人滅口!本來他在戰爭中殺人就已經夠多了,現在戰爭都結束了,他還敢殺中國人!他實在野蠻和殘暴到了極點,真是一個超級殺人狂魔!”他躲在船的正下面,拼命地往下沉,然后在海里潛游很遠才敢偷偷地冒出頭來。他們知道他跑了,竟然把木船拖上岸。他心想:“哎,在大海里,我水性再好,也沒能耐就這樣游回到澳門,沒有船我只能是等死!”

幸好天色漸晚,日寇們也要睡覺。他們都累了一天一夜,個個疲憊不堪。池雨浪偷偷地潛到木船旁邊,打算把木船拖下水劃走。沒想到土肥原賢二派著一個士兵守船哨。由于距離太近,該士兵撥出尖刀砍向池雨浪。池雨浪撥出腰間30厘米長的匕首全力反抗,展開一場惡斗。他倆打了50招后,離他倆最近的土肥原賢二被吵醒。土肥原賢二見狀,連忙撥刀沖過來,猛砍池雨浪。他仨打了380招后,池雨浪輕傷倒地。

就在此時,這兒刮起龍卷風。土肥原賢二和士兵被它牢牢地卷進其中,腳離地面被抬至幾米高。池雨浪呆呆地看著。他倆大聲呼救,其他士兵被風聲和求救聲吵醒,紛紛趕了過來,目瞪口呆、大驚失色地望著它,卻無可奈何,因為它開始飛快地離他們遠去,一霎那就連人帶風地消失在海平面上。與此同時,其他士兵異常沮喪地跪下向他倆敬禮。池雨浪由于太過勞累,就這樣躺在地睡著了。第二天上午,他醒來,發現自己躺在一個山洞里,傷口被包扎得好好的。他身邊放著許多食物和飲料。他心想:“看來日本士兵也懂得感恩圖報。”他站起身,發現山洞的墻壁上掛有一幅畫。畫得是一個陌生女青年,她的脖子上戴著一條金項鏈,七孔都不斷地流血,以至于洞里的積血越來越多。

他立刻撿起地上的一塊石頭,砸向該畫。此刻他心想:“這是怎么回事?”畫被砸中后,就立刻消失了——包括流出來的所有血液,但有一條金項鏈掉到地上,和那幅畫里的簡直一模一樣!他把它撿起來,塞進自己的口袋里。他一邊走向洞口,一邊心想:“我剛剛睡醒,也許剛剛是我的幻覺,這條金項鏈本來就有的。”

過了一霎那,他走出山洞。他發現日本士兵們在洞外,身上的武器都不見了,各自正在掄著一把鋤頭鋤地,另外還有一個日本飛機駕駛員陪著他們這樣。接著池雨浪環顧四周,見到附近停泊著一架中等大小的運輸機。他心想:“我明白了,原來日本鬼子們來這里的目的是為了挖寶藏,然后搬運回國。”

突然100只體重在80——110斤的狒狒各自手持一條92厘米長的木棍沖向他們,接著猛攻他們。他們連忙用165厘米長的鋤頭全力反抗。這場聚眾斗毆整整持續了2.5個小時,狒狒們全都受輕傷。接著它們向附近的森林逃跑。

池雨浪走回山洞里……過了良久,日寇們繼續用鋤頭挖掘。池雨浪走出山洞,看著他們。片刻后,他們從中挖出了十五個箱子,并打開來看。又過了片刻,他們把箱子都關上。駕駛員拿著其中一個箱子走到池雨浪的面前,向他敬禮,接著在他面前跪下,兩手把它遞給他。池雨浪接過它,心情很復雜。然后駕駛員和士兵們先后把這些箱子和鋤頭搬進運輸機。駕駛員快要進入時,轉頭向池雨浪揮手。過了一霎那,飛機載著士兵們起飛了。池雨浪心想:“哼,日本鬼子根本就假仁假義!”他翻開箱子的蓋子,打不開。過了很久,他翻開箱子的蓋子,打開了。此刻已是晚上了,箱子里面有七顆夜明珠,各自發出七種不同顏色很強烈的光芒。他不禁喜出望外。這時他發現里面有一張折疊的紙,他打開來看,借著夜明珠的光、月光、星光,在夜色中,他清清楚楚地看見,里面有血紅色的字,這是一首詩《超級惡靈》:

大量鮮血的芬芳,

勢必喚醒已經沉睡兩千年的惡靈,

穿越時空的束縛,

邪惡之火飛速地燃燒!

人間從此萬劫不復,

世界末日來臨啦!

在可以預見的未來,

瑰麗的三亞將經歷一場大屠殺,

躺著八千具人類的尸體,

鮮血如洪水般傾瀉,

這兒地底深處的特大惡靈,

在血液的滋潤下悠悠醒來,

邪惡的冥火如煙花般璀璨綻放。

恐怖之王一旦蘇醒,

整個人類文明勢必毀于一旦,

世界就此飛速地徹底毀滅!

他把它扔到地上,不以為然地自言自語:“這種事情怎么可能發生?想必是寶藏的埋藏者在故弄玄虛!”

此刻這里刮起強風,把這張紙吹向空中,它就這樣消失了。隨即他感覺到大地被血紅色的光芒照耀,不禁仰望天空,空中掛著一個巨大的血紅色的球體,它比月亮要大很多倍。他怔怔地望著它片刻后,它就如同煙霧消失了。

他又自言自語:“會不會是因為我太累了,從而出現幻覺?九成是。”

他合上箱子,帶著它走回山洞里,很快就睡著了。次日早晨,他醒來,聽到外面有腳步聲。

于是他走出山洞,發現沙灘上有五個長得很像的陌生中年大漢在閑逛。他們戴著木制頭盔,他們的頭盔上分別寫著:桑猛烈、桑濃烈、桑勁烈、桑勁濃、桑猛濃。手上拿著兩米長的紅纓槍。池雨浪心想:“也許頭盔上面寫著就是他們的姓名。

突然從森林里跑出五只鱷魚,它們的左前腳上各自牢牢地系著兩米長的鞭子。它們沖向他們。它們的體重在2700多斤,而他們的體重都在130多斤。它們揮灑著鞭子向他們猛攻,他們就揮舞著紅纓槍極力反抗。

桑猛烈說:“我平生從沒見過這么大的鱷魚!”

桑濃烈說:“這是我生來第一次和猛獸搏斗!”

桑勁烈說:“是時候展示一下咱們五兄弟的武功了!”

桑勁濃說:“哎,‘富貴在天,生死有命’,天意弄人啊!”

桑猛濃說:“我活了四十年,這是我生平第一次遇到危險!”

他們打了半個小時后,他們五兄弟同時被鞭子纏中脖子,窒息死亡。它們開始剝光他們的衣褲,并吃起他們。它們吃完后,就走進森林。

突然他聽見天空中傳來“轟隆隆”的聲音,他仰望天空,出現30架戰斗機展開激戰。其中25架的機身上有美國的國旗圖案,另外5架機身上有德國的國旗圖案。這些德國戰斗機是最新型的殲擊機,形狀與眾不同,竟然是碟子形狀。兩方的殲擊機的體積一樣大小,但德國戰斗機的性能明顯占優勢。德軍殲擊機神出鬼沒,忽而消失在高空,忽而超低空飛行,忽而進行正圓圈盤旋,美軍殲擊機不斷地被擊傷、擊毀、擊落,其中一件橢圓形的發光小物體砸向他的面前,他伸手一接。它是一塊形狀大小都和雞蛋完全一樣的金,他把它放進口袋。空戰三個小時后,美軍盡數被消滅,德軍卻毫發無損。德軍殲擊機接著以時速3000公里飛向阿根廷,至此第二次世界大戰徹底結束。第三帝國的殘存軍隊就這樣在阿根廷的叢林隱居起來,度過余生。

他走進洞里,把雞蛋形金放進箱子里。他坐下來,開始吃喝。

他心想:“三亞差不多是全世界最幽美的地帶,可就在這兩天,許多恐怖事件接連發生:日寇傷人、龍卷風、鬼畫、寶藏被挖、狒狒傷人、血書、第二個‘月亮’、鱷魚吃人、空戰。反正我自己一個人呆在這兒——就算風景再秀麗,也不免太孤單了——這多沒意思啊!也許此地不宜久留,我看我最好還是盡快離開。”

片刻后,他帶上這箱子和剩下的食物,駕船離開,回去澳門。他立刻把金項鏈送給他的戀人,次日他倆就結婚了。

審核:玉面郎君
關于短篇恐怖小說《歷險記——因禍得福之血與火的洗禮》的編輯點評:

暫無編輯點評


您也許感興趣的
該周最熱小說
小說新作速遞
會員評論

暫無會員評論。

楊柳岸網絡文學網站提供各類網絡文學作品、原創文學在線閱讀。楊柳岸網絡文學版權所有,未經本站或作者許可不得轉載。
本站由http://www.gggooo.com提供技術支持。 楊柳岸網絡文學竭誠為廣大文學愛好者、網絡寫手提供優質的原創文學創作平臺! Copyright©2008-2013 http://www.918908.live All Rights Reserved
捕鱼达人4官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