革命伴侶

作者:程占功發表于:2018-03-02 00:07:03  短篇敘事散文關注度:楊柳岸網絡文學為您統計中..

程占功

作者按:我們深切緬懷為建立新中國做出貢獻的無數革命前輩,郭寶珊就是其中一位。現將1983年11月北京作家出版社出版的《新觀察》雜志發表我采寫記述郭寶珊和夫人車先鋒戰斗生涯的《革命伴侶》放在這里,以表達對革命前輩的懷念之情。

一個風和日麗的下午,我來到陜西省軍區干部休養所,訪問了郭寶珊少將的夫人車先鋒同志。古稀之年的車老慈眉善目,親切和藹。她身著軍裝,精神矍鑠,熱情接待了我。

許多人知道,郭寶珊是由綠林好漢成長為紅軍指揮員和人民解放軍少將。他是一個富有傳奇色彩的人物。他的成長,離不開黨的關懷和教育,更離不開革命隊伍的溫暖。車先鋒同郭寶珊的結合,便是生動的體現。我請車老談談當年的情景。老人一邊給我倒茶,一邊用濃重的陜北口音講述了年輕時的一段往事。

郭寶珊是河北省大名縣人,小時候家境貧寒。1909年,他六歲那年春天,全家逃荒到山西要飯,又輾轉來到陜西省黃龍山的薛家峁安家務農。郭寶珊逐漸長大,成了一個好莊稼把式。然而,那個世道,貪官污吏遍地,土匪強盜橫行,老百姓被糟害得無法生活。年輕憨直、血氣方剛的郭寶珊熬不下去,便同幾個要好的窮哥們抱成一團,劫富濟貧,以黃龍山為根據地,逐步發展力量,成為綠林好漢。山東等地逃荒的窮漢子紛紛慕名而來,郭寶珊手下很快就發展成六、七百人的隊伍。這支隊伍立了幾條不成文的規距:一不搶窮人的東西;二不拉女人;三不結交青紅幫。他們向老百姓買東西要多付錢,比如價值30元錢的一只羊,他們要付60元。因此,老百姓都擁護他們。他們襲擊蔣介石軍隊的運輸隊,不斷獲得精良武器。不僅擁有機槍、沖鋒槍、手榴彈,而且每人都配有步槍,大多數還有盒子槍。蔣介石軍隊對他們恨之入骨,必欲剿滅而后快。郭寶珊帶領的窮苦弟兄,都是患難之交,齊心協力,機智勇敢地回擊國民黨反動軍隊的圍剿,因而威震黃龍山一帶。郭寶珊也沾染了一些不良習氣,如嗜好抽大煙。那時陜北有了紅軍,他們知道紅軍是老百姓的隊伍,不同紅軍為難。黨和紅軍的領導劉志丹等同志對這支自發的農民武裝十分關心,派黃羅斌等共產黨員多次深入到郭的部隊進行政治思想教育和說服爭取工作。經過一年多的接觸,1934年冬季,郭寶珊終于率領部下從黃龍山來到隴東南梁,投奔了劉志丹的陜北紅軍。不久,他戒掉了大煙,又經過學習,加入了中國共產黨。他的部隊被改編為西北抗日義勇軍。郭寶珊擔任義勇軍司令員,任郎華擔任政治部主任,起政治委員作用。

1935年初春的一天,劉志丹把郭寶珊叫到自己屋里,對他說:“你31歲了,應該成個家才是。”郭寶珊性情直爽,嘆口氣說,“我們差不多天天打仗,娶下老婆往哪放?若哪一天我被敵人打死了,還連累了人家姑娘。我不找。”

劉志丹笑著說:“我給你找個有工作的對象,不會叫你操心。”郭寶珊低頭無語,半晌說道,“劉總指揮,是不是你對我不放心,要派個女干部來監視我?”劉志丹說,“你是個好同志,為什么要監視你呢?只是你應該把革命隊伍看成自己的家。你年齡大了,婚姻問題總該解決呀!”郭寶珊見總指揮態度誠懇,情真意切,很受感動,表示愿意成家。

車先鋒的家鄉在陜北安定縣(今子長縣)瓦窯堡的李家岔,經常聽到親戚謝子長同志講革命道理。她母親是米脂人,也很擁護革命。母親會做一手好飯。當時紅軍的不少負責人,如謝子長(中共中央北方局西北軍委特派員)、崔田夫(中共陜甘邊特委書記)、白茜(陜甘邊特委婦聯主任)等,常來她家吃派飯。她們母女除了積極做軍鞋,送軍糧,搞支前外,還熱心為紅軍看護傷病員,給赤衛隊和地方政府傳遞情報和信件。后來車先鋒被選為婦女代表,加入了中國共產黨。1935年1月,陜甘邊特委在安定縣北一區的馮家梢墕舉辦全縣婦女骨干訓練班,車先鋒參加了這個訓練班。當時,中共陜甘邊特委就駐在馮家梢墕附近的梁家寺。有一天,劉志丹來了,要陜甘邊特委秘書長郭洪濤和白茜同志在婦女骨干訓練班里物色一個政治條件好、思想覺悟高、有工作能力的未婚女同志,給義勇軍司令員郭寶珊介紹對象。

這天中午,白茜來找車先鋒,把她叫進了一個窯洞,開口就問她:“你今年多大啦?”

小車覺得奇怪,白茜經常到她家去,怎么不知道她的歲數呢?她回答說:“這你知道呀,24歲啦。”

“是哇,年齡不小了。”白茜笑著說,“也該成親啦。”

“我不想成親。”小車說,“我現在要好好學習,做好工作,等學些本領,有點貢獻后再考慮。”

“成親后,不會妨礙你的學習和工作。”白茜拉起小車的手說,“我代表組織給你介紹個對象。”

“誰?”小車脫口問道。

“他是劉志丹的部下,西北抗日義勇軍司令員郭寶珊。”白茜說罷又簡略地介紹了郭寶珊的身世。

“現在不是提倡自由戀愛嗎?婚姻自主,為什么組織還要包辦呢?”

一句話,逗得白茜大笑起來。她收住笑說:“這不叫包辦,是為了工作。”

“誰都知道,郭寶珊是個‘山大王’,又是外地人,我不跟他。”小車噘著嘴說。

白茜又勸說了一頓。可是怎么勸說也沒有用。小車只是一口咬住“不同意”三個字,白茜見談不攏,便告辭了。

過了兩天,郭洪濤來找車先鋒,問道:“白茜跟你談過了吧?”

“談什么?”她一聽又是為了那個事,心里很不高興。

“劉總指揮要我們給郭寶珊同志介紹對象,讓郭寶珊在革命隊伍里安家;郭寶珊起義過來,很不容易,我們應該關心他幫助他。”郭洪濤說,“這是組織交給你的任務,你應該高高興興地去做好工作。”

“我是黨員,革命需要我去犧牲生命,我都情愿。但婚姻問題,我一定要自主,自己找志同道合的理想愛人,決不要組織包辦。”

郭洪濤說:“這不叫包辦,我們先介紹,你們雙方滿意才結婚。再說這是黨交給你的任務,幫助郭寶珊同志安家……”

車先鋒想不通,當時氣得哭了起來,又沒談攏。

1935年5月,陜甘紅軍和義勇軍在前敵總指揮劉志丹指揮下,用了3天時間,在清澗與瓦窯堡之間的楊家園子、吳家寨、馬家坪全殲敵高桂滋84師的兩個營和一個連,取得了重大勝利。本文作者采訪高維嵩將軍(原青海省軍區政委、中共九大中央委員)時,他說:“在這次戰斗中,郭寶珊率領義勇軍,堅決執行劉志丹的命令,沖鋒陷陣,身先士卒,架云梯,攻碉堡,表現得很出色。”戰斗結束后,陜甘紅軍和義勇軍都來到玉家灣整休部隊。那時婦女訓練班已結業,車先鋒到陜甘紅軍醫院報到。隨即,郭洪濤便到醫院找小車,問:“你考慮好了吧?”這時,她雖然不愿意,但以革命事業為重,說道,“我服從組織的決定。”郭洪濤笑著說,“別忘了,你的任務是要幫助郭寶珊同志在革命隊伍里安家呀!”

“忘不了。”小車忍著淚說。在車先鋒的想象中,郭寶珊這個“山大王”,樣子一定剽悍可怕。她甚至擔心:“郭寶珊會不會拿手槍對我發脾氣呢?”

誰知和她的預料完全相反,車先鋒同志笑著回憶說:“在組織的安排下,我和郭寶珊在紅軍醫院的一孔窯洞里見面了。映入我眼簾的郭寶珊卻是一副忠厚善良的相貌。他語言很少,舉止靦腆得就像姑娘一樣。等到屋里只剩下我們兩人時,他含羞地問我,‘我是個外來的,年齡比你大得多,還搶過人。你,你不嫌我嗎?’他說著,低下了頭。我沒想到,他能說這些貼心話,心里一熱,感到他是誠實的,并不可怕。我安慰他,‘你出身貧苦,為了生計才出入綠林。你沒娶親,革命讓我們走到一起來了,咱們應該互相體貼,互相關心哇!’

“他抬起頭說:‘我東闖西蕩,今天遇上了你,你既不嫌棄我,成親后就跟我一起走吧,免得有人看不起我這個沒文化的農民。’

“我的任務是要他在革命隊伍安家,他卻要我‘搬家’。我說:‘你東闖西蕩,好不容易才跟共產黨、紅軍走上正路,怎么就不想干了?你沒看見,受苦人除了跟共產黨、紅軍鬧革命,哪里還有活路?咱們紅軍大都是農民出身,誰還能嫌誰呢?連總指揮劉志丹同志、黨和紅軍的干部都看得起你,信任你,讓你擔任西北抗日義勇軍司令員的重任。共產黨對你這么器重,你要走,能對得起誰?有些同志跟你開幾句玩笑,你是個男子漢,也不該生分啊!’

“郭寶珊低頭沉思,他說,‘我知道組織上關心我,愛護我。你的話合情入理,我愛聽,只是你情愿做我的妻子嗎?恐怕你要受委屈了。’

“他這幾句疼人的話,說得我心里暖烘烘的。我說,‘我們都是受苦人,往后多體諒,多照料就是了。’幾天以后,我同郭寶珊結了婚。領導同志和許多紅軍戰士來參加了我們樸素而熱烈的婚禮。

“新婚3天后,郭寶珊帶領部隊上了前線。不久,中共陜甘邊特委調我到延長縣擔任婦聯主任。我倆相隔很遠,各自在自己的崗位上工作。

“1935年9月,紅25軍到達陜北,與紅26、27軍會師后,不久,在勞山打了一個大勝仗。勞山戰役后,黨內出現了左傾冒險主義,在紅26、27軍實行所謂肅反。他們把劉志丹、習仲勛、劉景范以及郭寶珊等大批紅軍干部逮捕入獄,在瓦窯堡對他們實行殘酷斗爭和無情打擊。10月19日,毛澤東主席和周恩來副主席率領中央紅軍到達陜北吳起鎮,很快聽到當地游擊隊長張明科的報告,知道劉志丹等同志被捕的消息。毛主席立即下令:‘停止捕人’,‘刀下留人’,并派王首道、賈拓夫、劉向三代表黨中央去瓦窯堡接管了保衛局,釋放了劉志丹等同志。毛主席,周副主席一到瓦窯堡就接見了他們,郭寶珊也在其中。被捕的同志對毛主席、周副主席說,‘黨中央再晚來一個月,我們就見不上了。’毛主席、周副主席親切地安慰大家,‘你們受委屈了。’并對制造冤案的有關人員作了嚴肅處理。

“1936年1月,白茜給我來信,說已經決定調我回瓦窯堡工作。到瓦窯堡后,白茜熱情地接待我,指著我對迎接我們的紅軍女戰士說,‘這就是郭團長(郭寶珊被捕前已調任紅一團團長)的愛人車先鋒同志。’旋即對我講了郭寶珊等同志被捕和獲釋的經過。開始,我大吃一驚,后來聽到危險已解除,心情才輕松了。

“不多時,郭寶珊的警衛員帶我去見他。進了窯洞,只見郭寶珊正光著腳坐在炕上補襪子。一見我,郭寶珊立即跳下炕,招呼我坐下,然后問道,‘我坐監,你知道嗎?’我說,‘聽白茜說了。’他說,‘我們都沒做壞事,被他們平白無故地亂扣些罪名抓了起來。要不是毛主席和中央紅軍來的早,我們已同劉總指揮一起被他們活埋了。’我說,‘你受苦了。’又摸著他身上破爛的衣服問,“衣服怎么爛成了這樣?”他說,‘現在紅軍生活都很苦,我是受苦人出身,吃這點苦算不了什么。只是我想不通,我參加紅軍,卻差點被自己隊伍的同志要了命。我打算解甲歸田,洗手不干了。’我安慰他,‘劉總指揮和你們無辜受冤,我們聽了都很難受。但是,我們應該看到,雖然自己隊伍里有些人胡抓瞎整好人,但他們的錯誤已經受到中央的嚴肅處理。在革命隊伍里,好人終究是不會受委屈的。革命隊伍本身是好的,參加革命也是對的。革命不可能一帆風順。你沒聽說中央紅軍也是歷盡千辛萬苦,經過25000里長征才到咱們這兒的嗎?黨中央到了咱們這里,咱們有奔頭了,你可千萬別對不起挽救自己的中央紅軍哇!你安心休息,等工作分配了,好好往前干吧!’

“聽完我的話,郭寶珊流下了眼淚。他說,‘你雖然比我年輕,懂得革命道理卻比我多。我懂得你的心意,今后我一定往前奔,好好干。你也不要太為我操心了,還要好好保重自己。我是你的丈夫,可是我很少為你操心……。’

“我給他補了衣服,又用僅有的一塊銀元買了一雙新鞋和一雙新襪子給他穿上。我們在一起住了幾天,隨后,上級分配我到安塞縣擔任婦聯主任。臨行前,我對郭寶珊說,‘你工作分配了,就給我來信吧!’

“不久,他給我來信說,組織上決定他繼續擔任紅軍團長的職務。隨后,他帶領部隊轉戰在神木一帶。一晃又是兩年,我們沒有見面。1937年初春,上級把我調回延安。回到延安的第一天,我見到了在邊區婦聯工作的白茜,她告訴我:‘郭團長已從神木回到了盤龍,中央要他和一些同志上抗大。’第二天,我到了盤龍,我們見面后,郭寶珊十分高興。他風趣地說:‘我這個握槍桿子的手,現在要學著握筆桿子了!’

“我也很高興,說,‘抗大是學習的好地方,這下你可有福氣啦!’我們在盤龍住了3天。隨后,我回到延安工作。不久,郭寶珊到延安上了抗大,我們經常見面。有時還一道去看望劉志丹夫人同桂榮同志。劉大嫂總是包餃子、剁喬面,招待我們。1938年春天,郭寶珊在抗大畢業后,被分配到甘泉縣任保安大隊長,我也被調到甘泉縣任婦聯主任。從此,我們再也沒有離開過。同年10月,我生了一個女孩,郭寶珊十分疼她,經常抱起小孩親,還情不自禁地說,‘革命讓我郭寶珊成了家,還有了這么好的小寶貝,我咋不高興哇!’

“我同郭寶珊在黨的關懷下,從結為革命伴侶,到1970年他因病逝世,在一起生活了35年,一直和睦相處,互相尊重。需要倆人商量的事情,我們都是心平氣和地交談解決,從沒有強詞奪理,他給我印象最深的是:心地善良,正直忠厚,關心戰士,愛護群眾,扶貧憐弱,永不忘本。我親眼見到,他拿自己的錢和東西幫助有困難的同志,這樣的例子不勝枚舉。解放戰爭時期,郭寶珊任西北野戰軍4軍12師師長,參加了解放扶眉、蘭州等戰役。蘭州解放后,他擔任蘭州衛戍區司令員。當年黃龍山等地的窮苦農民紛紛前來找他。他總是想方設法幫助他們。當時還實行供給制,為了幫助農民弟兄解決困難,他把孩子的生活費拿出來接濟他們,我們只得節衣縮食地過日子。

“全國解放后,郭寶珊先后擔任鐵道兵20師師長、西北5省公安司令部副司令員,青海省軍區副司令員,1955年被授為少將軍銜,行政8級。盡管他的地位發生了很大的變化,生活上卻依然保持艱苦樸素的傳統。他把時間和精力都用于革命事業,從不追求金錢、地位和物質享受,可是由于他盡力幫助戰士和群眾解決困難,每月工資總是等不到下月就用光,有時沒有了,就預領下月工資。

“許多黃龍山的窮苦弟兄當年都稱郭寶珊為大哥,解放后見了他仍然這樣叫。郭寶珊很高興。他對子女要求很嚴,不準搞特殊,常對子女講革命傳統,講自己參加革命的體會,囑咐他們不要辜負前輩的期望。”

最后,車先鋒深情地說:“郭寶珊同志離開我們已經多年了,我也老了,回憶自己同郭寶珊在一起生活幾十年的漫長歲月,我的心情是難以平靜的。回想當初我不愿意和她結婚,結婚以后卻不愿離開他,如今我是多么深切地懷念他呵!如果他還沒有被人忘卻的話,我以為他對革命、對人民忠心耿耿,永不忘本,這些方面是值得學習的。”

原載《新觀察》雜志

本文標簽:

關于短篇敘事散文《革命伴侶》的編輯點評:

暫無編輯點評


您也許感興趣的
該周最熱散文
散文新作速遞
會員評論
回復評論
程占功〗對原創文學作品敘事散文《革命伴侶》發表評論    評論于2019-11-22 20:34:20

革命的傳統永不丟!

回復評論
程占功〗對原創文學作品敘事散文《革命伴侶》發表評論    評論于2019-11-17 01:26:05

革命的傳統永不丟!

回復評論
程占功〗對原創文學作品敘事散文《革命伴侶》發表評論    評論于2019-11-13 01:41:11

天氣漸涼,適添衣裳。

回復評論
程占功〗對原創文學作品敘事散文《革命伴侶》發表評論    評論于2019-10-31 18:00:05

革命的傳統永不丟!

楊柳岸網絡文學網站提供各類網絡文學作品、原創文學在線閱讀。楊柳岸網絡文學版權所有,未經本站或作者許可不得轉載。
本站由http://www.gggooo.com提供技術支持。 楊柳岸網絡文學竭誠為廣大文學愛好者、網絡寫手提供優質的原創文學創作平臺! Copyright©2008-2013 http://www.918908.live All Rights Reserved
捕鱼达人4官方